“虎妈”蔡美儿教育的孩子成啥样?
今日推荐:2018年05月16日 集中赢留学

“虎妈”蔡美儿和她的两个女儿


还记得虎妈么?2011年,她因为出版了《虎妈战歌》一书,引起一场关于中西教育大讨论。她得到很多称赞——严格管教,孩子才能成功;她也收获很多质疑——书中说的成功,多为外在功名,如学习成绩、上名校、高收入等,过于世俗功利。


七年过去了,她的子女教育究竟有什么样的成果呢?


不久前,《纽约邮报》报道了她的小女儿露露(Lulu)现在的情况,而露露是蔡美儿两个女儿中比较叛逆的一个。文章的标题是:《我是“虎妈”养大的,她的方法是成功的》。我们来看看这篇有趣的报道。


露露今年22岁,是哈佛大学四年级学生。虽然她今年即将毕业,但是她对学业毫不放松,目前她已经完成了一个90页的关于美国犹太人身份的论文,以及10页的关于伊朗的前王室政权的论文。


当她母亲蔡美儿(Amy Chua)出版她的《虎妈战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一书的时候,她才14岁,在康州上中学。


这是虎妈的女儿 Lulu,现在哈佛读大四。


这本书讲述了她严格的教育子女的方法。露露和她的姐姐索菲亚(Sophia)在童年的时候,完全不准看电视,不准跟其他小孩约着出去玩,不准去其他小孩家里过夜。书里写到,蔡美儿拒绝收下露露四岁的时候给她手工做的生日贺卡,因为卡片的样子看着太差劲。

露露每天必须练习小提琴六个小时。还要练钢琴。如果弹得不好,蔡美儿威胁说就烧掉她们的动物玩具。犯一点错误就会挨骂,姐姐索菲亚是“垃圾”,露露是“让人丢脸的女儿”。


不完美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姐姐索菲亚,虎妈,露露


现在,22岁的露露即将从哈佛大学毕业,她的GPA是3.9。她说,自己已经准备好离开学校进入社会,她感谢虎妈的教育。

露露说,“那时候的日子的确跟书里写的一样紧张。必须是这样的。坚持好几年每天练琴六个小时。绝对是煎熬。”

“她是一个很厉害的妈妈。如果我能在练琴和跟朋友看电视之间选择,我肯定不会选择练琴。”

在书中,露露在一次去俄国的旅途中终于爆发了。她在餐厅里砸碎玻璃杯,大叫道,“我不是你想要的——我不是中国人!我不要当中国人。你怎么听不进去?我恨练琴,我恨自己的生活。我恨你,我恨这个家!”

露露回忆说,“我觉得妈妈很震惊,对她来说,这是所有的压力和争吵最厉害的顶点。她从那以后就开始写这本书,就是在莫斯科,作为她倾诉宣泄的方式。”

但是露露依然坚持下来了,她继续练琴,成绩一直是全优的A。她拿到了耶鲁大学的提前录取,但是最终选择了哈佛大学(“在波士顿我不会在酒吧里碰到我父母——虎妈是耶鲁教授。”)



然而,让她吃惊的是,自从踏进哈佛大学的校园,她的父母就完全不再管她。

露露回忆说,她父母把她送到宿舍就告诉她,“我们不会干涉你的生活了。”

“现在她完全不干预我的生活。我想她根本不知道我都上什么课。她认为她的工作已经完成,我已经学到了她认为重要的人生教训。我现在得靠自己。”

虽然独立是“让人欢快”,但是也有烦恼。

在第一学期,她就因为一篇关于康德的伦理理论的论文而不知所措。她恐慌到坐在洗手间地板上哭,然后拨通母亲的电话。

“她很严厉。”露露回忆,“她说,你自己振作起来,你知道自己可以做到的,从洗手间地板上起来开始写。”

最后露露的这篇论文拿了A。




很多同学得知她的背景以后对她感到好奇,但是她并不觉得生活在母亲的阴影下。

“我觉得自己完全正常。”她说,“我不认为我自己重要到很多人会注意的程度。”

“我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小提琴演奏者。在哈佛,我任何事情都不是最好的。这里到处都是天才。但是我不会去假装什么。我觉得我得到了我应得的,因为我自己非常努力了。”

她说,中学的磨练让她准备好了哈佛的生活。她在哈佛可以睡到自然醒,随便交朋友。

“现在的生活比中学更放松。”她现在没有男朋友。“我出去玩。我有很多朋友。这里绝对是拼命学习,拼命玩的状态。”

回顾她的大学生活,她对她母亲的严厉教育有了新的理解。

“人们认为严厉的家长教育会让小孩缺乏自信,因为没有父母不断的赞扬。但是我觉得我自己比一些人自信很多,因为我的自信是自己争取来的。我的母亲给我了赢得自信心的工具。”


她现在还不确定毕业以后做什么。她在考虑考法学院,搬到纽约去住。但是她确信一件事:“我将来一定会是个虎妈。做要求高的父母并不总是坏事。有时候这只是意味着你真的对自己的孩子有信心。”


从小被严厉管教的女儿,长大后非但理解了母亲,而且打算自己也成为这样的母亲。这个现象,你怎么看?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号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