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亿美元:布隆伯格为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贡献全美有史以来最大捐款
今日推荐:2018年11月20日 成长视角 视角

前纽约市长和彭博新闻社创始人CEO布隆伯格向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捐赠18亿美元


前纽约市长和彭博新闻社创始人CEO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周日宣布,将向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捐赠18亿美元,帮助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的学生降低学费负担、帮助更多学生获得公平接受优质教育的机会。


在此之前,截止至2013年,布隆伯格已向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捐款累计超过10亿美元,已成为有史以来向同一所高校捐款最多的人!而在这一次单笔18亿美金最新捐款后,累计已超过28亿美金在单笔金额和累计金额上都成为了有史以来单一大学获得的最大个人捐款!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表示,这笔全美有史以来为数最多对于教育机构的私人捐赠,将使该校自明年秋季开始,不再将学生贷款作为财务资助计划(Financial aid packages)的组成部分,并用毋需偿还的奖学金取而代之。


本号早前发表的一篇名为哪些大学最嫌贫爱富:全美38所大学家庭收入高居TOP1%的学生人数超过垫底60%的总和的文章引用一项根据数以百万计税务申报和学费记录的研究,显示就读美国精英大学的学生家庭比专家们所估计的更为富有。全美包括五所藤校在内的38所大学,家庭收入TOP1%的学生人数超过垫底60%的总和。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来自TOP1%和垫底60%家庭分别为:11.5%和14.5%。

虽然约翰霍普金斯仅名列第53,不过来自TOP1%和垫底60%收入家庭的学生数量还是相差不多


该研究指出,减轻学费负担将使申请和就读精英大学的低收入学生数量增加,有助于提升校园社会经济多样化。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罗纳德·丹尼尔斯(Ronald Daniels)表示,布隆伯格的慷慨捐赠还将使该校有能力永久性地采用所谓“一视同仁(need-blind admissions)”的招生政策,即无论是否具备支付学费能力,学校在招生时均一视同仁,并对无力负担学费的录取学生提供足额经济资助。


“本校所接受的捐款是史无前例和承前启后的。”丹尼尔斯校长在一个书面声明中写道。他回顾了这所在1876年建校的精英大学,其创办得益于当时巴尔的摩商人约翰·霍普金斯的七百万美元捐款支持。丹尼尔斯将此与加州铁路大亨和前州长利兰斯坦福创办斯坦福大学以及洛克菲勒创办芝加哥大学相提并论。


约翰霍普金斯校长的致学校社区成员的声明


相比之下,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在1999年发起盖茨千年学者计划,承诺在未来20年投入10亿美元。本月早些时候,“高等教育纪事报”将其列为全美最大高等教育机构私人捐款。

 

布隆伯格预计这笔捐款将使霍普金斯大学更慷慨地发放奖学金,并减轻毕业生的债务负担。他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当人们受到激励是出于工作质量,而不是腰包大小,美国将渐入佳境。因无力负担学费而被大学拒之门外有损机会均等。”

 

现年76岁的全球金融服务和媒体公司彭博社创始人布隆伯格是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1964年毕业于霍普金斯大学。他曾于2002年至2013年间担任纽约市长,多年来一直在权衡是否(包括2020年)竞选总统。

 

迈克尔·布隆伯格向母校约翰霍普金斯捐赠历史


  • 2018年:18亿美元,全面改善学校经济资助计划、帮助更多学生获取优质教育机会;

  • 2016年:3亿美元,Bloomberg American Health Initiative投资公共卫生问题的研究;

  • 2016年:5000万美元,Bloomberg-Kimmel癌症免疫疗法研究所;

  • 2013年:3.5亿美元,建立彭博杰出教授和彭博奖学金;

  • 2012年:1.2亿美元,建设新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大楼;

  • 2001年:2.89亿美元,捐赠公共卫生学院并改名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

  • 1984年:100万美元,建立了一个教授讲席以纪念母亲Charlotte Bloomberg;

  • 1965年:5美元,布隆伯格毕业后送给母校的第一份礼物。

 

那布隆伯克究竟为什么对母校以及教育事业慷慨解囊?请看:


布隆伯格的心路历程:


布隆伯格


在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念高中时,我原本很可能会申请一所本地大学——而不是哈佛大学——就读(布隆伯格后来在哈佛大学获得MBA学位)。因为哈佛是给功课全A的富人家孩子申请的,我两者都不是。但我很幸运,那时我放学后在一家电器公司兼职,公司一位经理鼓励我去申请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因为那里有一流的科学计划。如果不是因为她对一个17岁孩子的未来表现出了兴趣,谁知道生活会把我带到哪儿。我很高兴,它把我带到了霍普金斯。


那时的我和今天的很多高中生没什么不同:虽然不是优秀毕业生,但也拥有足够进入有竞争力大学的分数。然而,成千上万名这样的学生却没有申请那样的大学;因为,和我一样,他们中大部分人来自收入微薄的家庭。


今天,就读美国最具竞争力高校的学生,70%来自收入排名全国前25%的家庭。出生贫寒的学生就读顶尖高校的比例,仅为6%。这对一个自诩实力主义——年轻人只要有干劲和能力,就能跻身社会上层,无论他们来源于何种收入家庭——的国家来说,是一组失败的统计数据。


大部分来自低收入家庭、成绩优异的学生,最终就读于两年制和四年制的开放申请高校。在这之后,他们会以低毕业率毕业,面对有限的就业选择,常常还欠着更高的债务。而这减损了他们的天赋、降低了他们的就业机会,伤害了我们的国家。


我们一直指望高等教育体系能实现的结果——促进经济流动性,对抗贫困,在科学、医学、商业、工程、技术和公共服务等领域构建领导力——对于绝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没有实现。这种情况持续时间越长,扩大中产阶级、消除阻碍经济及社会发展的种族和民族差距,难度就越大。问题不在于来自低等、中等收入家庭的学生,缺乏顶尖学校所要求的能力证明。他们中很多人都非常符合条件。他们没有申请这些学校的原因有很多——高额学费是第一个。


很多较好大学一年学费加食宿费高达5万美元,约等于低收入家庭平均一年的收入。低收入家庭的学生知道,自己家里承担不起这笔费用,除非获得外在帮助,而他们又不知去哪里寻求这种帮助。这些学生常常也缺乏效法对象——那些曾和他们条件相仿、但却进入顶尖高校的成功先例。


此外,低收入高中的辅导员平均要辅导1,000名学生,太多成绩优异的学生得不到最了解高校情况——包括哪所学校提供最慷慨的财政援助项目——的辅导员、足够的指导。相反,穷学生不上好大学的观念成了现实。事实并不一定如此。但直到现在,没有人做出什么重大努力改变这种现状。


本周,彭博慈善基金会正在设定一个新的国家目标,即在四年之内,将成绩优异、出身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的学生就读顶尖高校的比例,从三分之一提升到二分之一。为实现这一目标,我们正推出一项新举措,旨在帮助多达65,000名这样的学生,找到与其能力相配的学校。


在前两年时间里,我们将投资1,000万美元全面应对这一问题,既为学生提供支持,又为让高校做得更好对其提出挑战。


通过与美国大学理事会和其他非营利组织建立合作关系,我们将为学生提供一对一的、实时大学申请顾问,他们会以电话、电子邮件、视频会议、文本和即时消息的形式与学生交流。


我们的虚拟顾问会把驻地设在成熟的大学入学机构中,包括大学咨询团(College Advising Corps)和可能的大学(College Possible)。符合条件的学生将来自全美50个州,无论是小城镇还是大城市。这些顾问人员会帮助学生了解他们可以选择哪些大学,并完成通常包含财政援助申请在内的大堆文字材料。作为此项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将通过与可汗学院的合作,让这些学生——以及可汗学院的所有用户——在申请大学和财政资助的过程中获得高质量的在线信息。所有这些都是为支持和辅助高中辅导员的工作而设计。


我们的工作也将包括研究何种方法最有效,以便与学校和非营利机构分享成功策略。另外,我们还将与阿斯彭研究所及联邦政府共同建立一个特别工作组,就美国265所高毕业率大学如何能提高来自低收入家庭、成绩优异者的申请数量给出建议。


我们知道这样的努力会成功,因为一旦成绩优异的低收入家庭学生申请了顶尖高校,他们就享有了与富裕家庭同龄人同样的录取率和毕业率——以及高于普通大学毕业生25%的收入,那意味着一生(平均)增加45万美元的收入。


大学教育并不适用于每一个人。国家应该对以朝阳行业为培养方向的职业学校给予更多投资。不过,现时每年都有数千名聪明、勤奋的低收入家庭高中生错失进入顶尖高校的机会,我们的国家因此失去了很多经济收入。这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解决它需要的是敞开大门,不是降低标准。以平等机会和经济流动性承诺为核心的美国梦,只有在优秀学生有机会就读顶尖学校的条件下,才能实现。


参考文献:

Bloomberg to donate historic $1.8 billion toHopkins for low-income scholarships

By Colin CampbellContact Reporter,

The Baltimore Sun

 

The American Dream Can Only Be Fulfilled IfOur Top Students Havethe Opportunity to Attend Our Top Colleges

By Bloomberg,译者王璐菲,

Huffington Post

 

Some Colleges Have More Students From theTop 1 Percent Than the Bottom 60

By Gregor Aisch, Larry Buchanan, Amanda Coxand Kevin Quealy

New York Times


相关阅读:

有史以来向美国大学捐款最多的人

富豪为什么要捐款给那些最有钱的大学?

挣大钱的交易市场庄家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海哥,本文经授权发表,版权归属本号和作者联合所有。



喜欢本文?欢迎点赞/转发/关注/加入留学家长公益交流社群: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