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曾感叹,“他一个人顶得上十个师”,周总理曾为他失声痛哭,今天是他逝世50周年纪念日
今日推荐:2018年12月06日 文汇教育

提到10元,你能想到什么?



10元曾经是原子弹、氢弹研发计划参与者最高奖励。


上个世纪80年代,杨振宁曾问邓稼先,研发原子弹、氢弹得了多少奖金?邓稼先说:原子弹10元,氢弹10元。


“两弹一星”事业是新中国建设成就的重要象征,是中华民族的荣耀与骄傲。10元的最高奖励,是否衡量他们为“两弹一星”事业所付出的一切?


1968年12月5日,郭永怀带着一份绝密资料,乘飞机从青海基地赶往北京,飞机不幸坠毁。他与警卫员小牟紧紧地抱在一起,装有绝密资料的公文包就夹在两人中间,数据资料完好无损。


郭永怀是“两弹一星“元勋中唯一一位在原子弹、导弹和卫星三个领域均有重要贡献的科学家,也是唯一以烈士身份被追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科学家。


今天是其逝世50周年纪念日,谨以此文纪念郭永怀先生。



1968年的12月5日,周恩来正在中南海怀仁堂会见外宾,这时,一位秘书慌忙走了进来,对总理耳语,说是首都机场的一架飞机着陆时失事,其中有郭永怀。


周总理听到了这个名字,当场痛哭失声。


当年,他和钱学森一样,是美国不想轻易放走的尖端科技人才。



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出身的小伙,36岁就受聘到康奈尔大学任教。


因为郭永怀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经常会接触到一些机密资料,于是美方就要他填一张调查表,其中一项是:“你为什么要到美国来?”


郭永怀回答,“到美国来,是为了有一天能回去报效祖国。”


另有一项问:“如果发生战争,你是否愿为美国服兵役?”


郭永怀回答:“不。”


由此,他不仅失去了涉密资格,而且也上了美国政府的黑名单。



他和钱学森都是国防尖端技术的研究员,新中国成立后,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先建好房子,才能搞装潢。


没有原子弹,我们永远无法在美苏面前抬起头来,经济再繁荣,到头来也是一场空。



周总理当即派密使前往美国,想要说服在美国留学的华人科学家,回国构建尖端国防系统,当然,愿意回来的始终是少数人,郭永怀就是其中之一



那时,被美国监视拘留了五年的钱学森,终于熬到了可以归国的时机,临行前,他还不忘郭永怀约定:一年后在大陆共同为祖国崛起效力,我等你


刚开始,两人还别情依依,可钱学森一回到国,老郭就坐不住了,整天盘算着回国的事。


当时,许多朋友都劝他:康奈尔大学教授的职位已经很不错了,孩子将来在美国也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为什么总是挂记着贫穷的家园呢?



不劝倒罢,劝的人越多,老郭越来火。


他说:“家穷国贫,只能说明当儿子的无能!”



郭永怀归期在即,为避免美国政府的阻挠,素来沉默的他,在西尔斯院长举行的欢送烧烤晚宴上,把自己数年的研究数据手稿,全部一页一页地扔进了炭火堆……


这个情节还在电影《钱学森》里,被编剧套用过。



那些资料都是最核心的研究成果,看到这一幕,妻子李佩惊呆了,感到非常可惜,劝阻说:“何必烧掉?留下回国还有用。”


郭永怀说:“这些东西烧了无所谓,省得他们再找我麻烦,让我回不了国,反正我都记住了。”


1956年的9月,郭永怀夫妇终于拿到了回国的邮轮票,回国途中,郭永怀一家在旧金山作短暂停留,与赵元任一起吃饭。


席间,赵太太说,“胡适这几天在旧金山感叹,像郭永怀这样的人都要回国了,真是人心所向啊!”



同年9月30日,郭永怀一家踏上了归国的邮轮。上船前,一群穿制服的美国人先上了船,对同船的物理学家张文裕的行李大肆搜查,拿走了不少东西。


为此,轮船延迟起航近两个小时。此时妻子李佩才明白,丈夫焚烧手稿的良苦用心。



到北京后,毛主席专门接见了他。


在与周总理见面时,总理对他说:“有什么要求和想法尽管提。”


郭永怀回答:“我和学森等同志相比,已经回来晚了,我只想尽快投入工作。”


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应该说还算幸运,1956-1966年,被认为是新中国建设的黄金时期,大师哥钱学森,任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所长,小师弟郭永怀和钱伟长担任副所长。


他们使力学研究所很快成长起来。


1959年6月,苏联突然单方面致函中共中央,拒绝向中国提供原子弹的技术资料,并撤走所有技术和专家。


之后被称为“中国原子弹之父”的钱三强,就上门来找郭永怀,两人走进书房,门一关,足足谈了三个小时。



正是这一次拜访,郭永怀和中国原子弹联系到了一起。


105名专家学者组成了一支特殊的队伍,郭永怀正式受命担任九院副院长,负责原子弹的理论探索和研制工作。


这样他和物理学家王淦昌,彭桓武一起,组成了中国核武器研究最初的三条大腿。



这个情节,电影《无问西东》里也出现过,主角陈鹏,签下了保密协议,来到了青海核武器研制基地,多年后,晓明的头发都掉光了,那个基地真的可以说是穷山恶水,鸟不拉屎啊



基地位于海拔3800多米的高原地区,气侯变化无常,冬季最低气温零下40度。


得,也别说鸟了,就是试验现场也荒凉得寸草不生。



加上缺氧和当时物质匮乏,许多研究人员都营养不良高原浮肿,50岁的郭永怀因此显得特别苍老,满头白发



为了取得满意爆炸模型,郭永怀带领队员反复试验,甚至自己跑到帐篷去搅拌炸药


在多次试验后,郭永怀提出了两路并进,最后择优的办法,一举为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确定了最佳方案。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成功;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试验成功。


当蘑菇云升起,全体工作人员一片沸腾,但郭永怀却瘫晕在试验现场,他实在太累了!



带着傲人的成果,他坐飞机回到北京,受到了不能公开的热烈欢迎。


有人回忆当时的情形:“爆炸了以后,我们到西郊机场去接他们,叶剑英都去接,元帅们都去接,都到机场去了。”



光阴过得飞快,时间的指针来到了1968年12月4日。


在苍茫无人知的青海基地,整整呆了两个多月的郭永怀,在试验中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



他要急着赶回北京,把这个新得到的数据带回去。


同事们劝他:“晚上不安全,您就明天去吧。”郭永怀笑笑说:“晚上好,睡一觉就到了。”



天空从漫天星斗的藏青色的天,慢慢到东边泛起鱼肚白。即将要降落北京机场。


飞机开始降落,起落架落下,飞行员开始降低高度。


2000米、1000米、500米……



然而就在离地面400多米的时候,飞机突然失去了平衡,开始猛地坠落。


从400米高空坠落的时间,大概不到10秒,完全没有任何让人反应的时间。


据唯一的重伤生还者回忆,在飞机开始剧烈晃动的时候,他只听到郭永怀大喊:“我的文件!我的文件!”随后这位生还者便失去了意识。



如果以后有机会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真的难以想象,仅仅10秒之内,郭永怀是怎么做出这个决定的,也不知小战士当时是否害怕


但是他们就做了这一个令人动容的决定。



当人们从机身残骸中寻找到郭永怀时,吃惊地发现他的遗体同警卫员紧紧抱在一起。


烧焦的两具遗体被吃力地分开后,中间掉出一个装着绝密文件的公文包,竟完好无损!







当坠机的噩耗传来,他的妻子李佩极其镇静,几乎没说一句话。


整夜,她躺在床上几乎没有任何动作,偶然发出轻轻的叹息,克制到令人心痛。


在郭永怀的追悼会上,当时,受到严重政治审查的李佩,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长椅上。


在那时,说一句安慰的话,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多年后,89岁高龄的李佩带着随身的花布口袋,走出归国以来,一直居住的中关村“科源社区”13号楼,来到中国工商银行海淀支行,将自己的全部积蓄三十万元汇到中科大,用以补充2003年成立的“郭永怀奖学金”。


▲“一对伉俪,两种传奇。怀瑾佩瑜,师表后继。”2017年4月5日,郭永怀、李佩夫妇骨灰合葬在中科院力学所。


没有任何仪式,就像处理一张水费电费单一样平常。


她只留下一句:“捐就是捐,要什么仪式。”


编辑:木子



本文综合自网络。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关注“文汇教育”。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