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美国社会分化是个假象!数据揭示真相
今日推荐:2019年01月02日 看米国的 掌中看世界




12月28日,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公共政策学教授Elizabeth Currid-Halkett在美《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


题为“围绕着美国社会分化的错误的印象”。


这篇文章建立在该学者团队的调查之上,为读者了解美国社会的真实情况提供了不一样的视角。


被共和党与民主党瓜分的美国

  

2016年的选举以来,美国就一直被框在一个刻板印象之中,


那就是贫富差距巨大、社会完全分化为两个阶层,这样一个没有魅力的国家的印象。


被剥削的、十分贫穷的、带着愤怒的农业区居民们,


和另外的那些自我满足的、十分迟钝的城市精英们,


这两个阶层的对立被鲜明地刻画出来。


后者所涵盖的人人群范围,甚至在今年以来扩大到了郊区的一些居民,这被根据地区而区分的投票状况鲜明地反映了出来。


也就是说,沿海地区的那些拿着加了热牛奶的咖啡拿铁的那些民主党支持者众多的地区正在一点点扩大,


而同时一旁的有着众多愤怒的共和党支持者的地区也同样地在扩张。



这样的社会分化让人感到不安,但其实它并不是事实。


基于美国地域社会调查机构(ACS)整理的5年内的相关资料,


对16732个美国国情研究中的社会经济以及人口构成的数据进行了研究。


研究对象里,从纽约和旧金山之类的大城市,以及我的家乡,宾夕法尼亚州丹维尔这样的人口不足5000人的小城市,都被囊括了进来。


我和我的学生一起将它们分成三个类型:


人口超过10万的大城市,远离大城市的人口为5000到15000的小城市,以及农业区中人口未满5000的地域。


除了拥有住房的情况、失业率、白人失业率、住房贷款返还情况、家庭收入等这些数据以外,


学历和人种分布情况等人口统计的基础数据也在本次的调查之中。


小城市、农业地区和大城市之间并没有存在明显的分化现象


结果十分令人意外。除了学历,大部分的基础数据显示,小城市的家庭收入的中心数基本上等于或超过大城市



2016年和2018年两年的议会选举中,比起两年都选出民主党议员的地区,


选出共和党议员的地区其家庭收入中心数要更高。


具体来看,45个州里有28个州,


小城市的极度贫困家庭(年收入未满1万美元)的比例要低于大城市。


其中,15个州小城市的家庭收入中心数都要比大城市高。


45个州里的40个州,其中的小城市的失业率都要比大城市低。

  

农业地区的调查也得出了同样的结果,其中一个例子就是美国的中部大西洋沿岸,


90%的没满5000人的地区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都把票投给了共和党候选人。


这些地区的住房所有率的中心数几乎维持在73%左右。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纽约(32%)、费城(52%)。


并且,这些地区中的58%,它们的家庭收入的中心数都超过了各个州的大城市。


2012年至2016年,这些地区的失业率中心数为6%,比起纽约的9%、费城的13%和华盛顿的9%都要低。



中西部的农业地区,未满5000人口的地区(其中的96%在2016年选举中都选择了共和党)也一样有这样的倾向。


失业率的中心数不管是全体人口还是单独的白人,都仅有5%。


这些地区的42%,它们的家庭收入的中心数比圣路易斯、芝加哥(专题)和密尔沃基这样的大城市都要高。


新英格兰地区,这样的调查结果也十分明显。


农业地区人口未满5000人的地区的60%,家庭收入中心数都要比周围的大城市更高。


同样在这个地区,农业地区的住房所有率为66%。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大城市地区,波士顿仅为34.7%,罗得岛州普罗维登斯仅为34%,新罕布什尔州曼彻斯特仅为47%。


住房所有率(能够反映出家庭社会地位的上升的重要数据)几乎都是大城市要更低。

  


收入差距的相关数据并不能显示社会分化

  

收入差距的相关数据同样复杂,无法以此说明美国社会的贫富分化。


费城的收入分布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小城市十分相似,真要说的话几乎接近平均的分布。


费城中超过20万美元收入的居民为3%,与此相对的,同州的小城市的数据为2.1%;


费城中收入未满1万的居民为14%,小城市为8.1%。


从10万至15万美元收入的人群比例来看,小城市方面要比费城更高,而15万至20万方面则没什么差别。


匹兹堡和西佛吉尼亚州相比也是类似的情况。


匹兹堡中收入在10万美元以上的居民占17.7%,西佛吉尼亚州的小城市则为18.5%。



但是有一点是确实存在的,大城市中居民的收入差距很大,


纽约市中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家庭有8.3%,纽约州的小城市则为3.3%。


大城市居民超过农业地区的数值是学历数据。


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几乎一半的居民都有本科学历,


与此相对的南部地区农业地带中有本科学历的居民仅为12%。


明尼阿波利斯和丹佛各自与它们的中西部以及西南部的农业地带比较时,


也可以看到同样的结果(大城市和小城市的比较也是同样的情况)。


但是,大城市中,从加利福尼亚州圣安娜的12%到西雅图(专题)的60%,拥有学历的人群比例的情况呈现出不规律的倾向。


非要说的话,那就是大城市彼此之间的差距和农业地区彼此之间的差距,


要比大城市和农业地区之间的差距来得大。



社会分化现象在美国并没有到处都是

  

于是这里出现了重点。


我们通常习惯于将旧金山或者是纽约这样的比较出名的大城市,和德克萨斯州的阿巴拉契亚山脉一侧的比较明显的农业地区进行比较,


然后故意制造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大城市和农业地区之间的分化。


迟钝的精英们和愤怒的民粹主义者的运动的对立就此被刻画出来,但事实上不管是哪一方,他们都是少数派。


大多数国民并没有被涵盖在收入最高的那1%的人群中,他们既没有经常来往于平板支撑的运动房,也没有阅读《纽约客》这类的大城市文学类杂志。


因此,普通人们并没有过着像“Hillbilly  Elegy”中描写的那样的农业地区的居民的生活,也没有对全球化或是曼哈顿十分愤慨。

  

美国的农业地区中,极度贫困或是慢性失业的情况确实存在。


但是,这样的问题在大城市也同样存在。因此,无论是地理上还是人口构成上,阶级分化事实上并没有遍布全美国那样夸张。


来源:海外网/新浪财经/易居美国/看米国的;编辑整理:掌中看米国

(如有问题,敬请通知删除)

推荐阅读:

美国平均工资大出炉,看完有什么感想?

美国慈善地图出炉,最慷慨的州竟然是…

耶鲁研究:空气污染会导致居民“智力下降”

点击下面: "阅读原文”有更多推介

品牌特约

点击下面: "阅读原文”有更多米国精品推介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