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婴儿潮之痛:他们是美国数十年来最老无所养的一代
今日推荐:2019年04月12日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派

制图: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作者 Heather Gillers、Anne Tergesen和Leslie Scism  


美国步入退休年龄的老年人面临着比上一辈更糟的财务状况。杜鲁门时代以来首次出现这样的情形。


这代人本该要享受自己的黄金岁月。但实际情况是,继上世纪50年代保持稳步增长之后,这些人收入(包括社保和退休金收入)的中位数已经连续多年止增。


这代人的平均负债很高,一方面要偿还因子女教育而欠下的贷款,另一方面还要动用存款照顾年迈的父母。对于一个两口之家,401(k)退休金每年带来的收入不多,中位数不到8,000美元。


《华尔街日报》经分析得出,总体而言,在由55-70岁人群主导的美国家庭中,超过40%的家庭退休后缺乏足够资源维持原有生活标准。在美国,这类家庭的数量约为1,500万。



从美国的总体局势来看,情况或许还会更糟。根据最新发布的人口普查数据,随着婴儿潮一代步入老年的人数飙升,可以供养老年人口的青壮年劳动力越来越少。


未来人们可能年过70还不能退休,或是要在退休后干些粗活以维持生计。他们在经济上将更加依赖子女,这也将导致年轻人的压力越来越大。


对企业而言,尽管年长的员工经验更丰富,但员工推迟退休也会带来问题,企业必须承担劳动力健康状况恶化以及重新培训年长员工而带来的成本。


对整个国家而言,退休人口的财务缺口预示着对公共资源的消耗。倘若老年人减少应税支出,而政府又决定为入不敷出的老年人担负额外公共救济成本,那么情况将尤其严峻。



“这一代人只能靠自己了”, 波士顿学院退休研究中心(Boston College Center for Retirement Research)主任芒内尔(Alicia Munnell)称。《华尔街日报》有关退休生活标准的结论是基于该中心所作预测以及美国普查数据得出的。


和许多婴儿潮一代一样,来自爱荷华州得梅因市的威特迈耶(Kreg Wittmayer)一度以为自己做着适当的准备,退休生活将衣食无忧。现年56岁的他从二十几岁开始就往401(k)账户存钱, 34岁离婚后提现过一次。此后他再次参加401(k)计划,但五年后因失业而再次提现。他感叹道,“这笔钱太容易就被动用了。”


威特迈耶说,现在他的退休储蓄只剩下10万美元多一点,还因为供女儿们上大学欠下了9.2万美元的贷款。威特迈耶不知道自己何时或者说是否能够退休。这与他曾是消防员和教师的父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享受的养老金足以保障晚年。“他们从不用为存钱养老而担忧,”他说。


这番景象意味着美国老年人在财务安全方面数十年来的持续进步已经被颠覆。战后的一段时期内,在社保之外,固定的政府和企业养老金让成百上千万人获得收入保障。经济改善推动工资上涨。很多美国人退休时的财务状况强过父母。


可惜好景不再。婴儿潮一代是政府鼓励自主管理401(k)账户及类似工具的第一代美国人。许多人犯了投资错误,或是存入账户的钱不够多,或是开始储存的时间太晚。


触目惊心的数据:


  • 根据非营利研究机构城市研究院(Urban Institute)为本报对人口普查数据所做的分析, 2000年以后,55-69岁美国人个人收入中位数增长趋平,为1950年以来首次(1950年是可获得该数据的最早年份)。25-54岁美国人的收入中位数位于2000年创下的峰值下方,但最近几年小幅上涨,并且年轻人有更多时间对退休储蓄策略加以调整。城市研究院在出版的一些研究中呼吁政府为长期照护提供资助。


  • 根据波士顿学院退休研究中心的最新测算,截至2016年,投资了401(k) 计划且拥有至少一名55-64岁劳动者的家庭,其税收优惠型退休金账户的余额中位数为13.5万美元。该中心称,对于年龄分别为62岁和65岁、正值退休之际的夫妻而言,这意味着每个月可以通过年金收入获得约600美元的生活费。


  • 根据美国雇员权益研究学会(Employee Benefit Research Institute)提供的数据,过去二十多年,由年龄不低于55岁的成员主导的美国家庭中,背负债务的家庭占比稳步攀升,从1992年的54%升至2016年的68%。美国雇员权益研究学会是一家无党派、非营利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


  • 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New York Federal Reserve)提供的通胀调整后数据,2017年,60-69岁的美国人的总负债规模达到2万亿美元左右,人均负债较2004年增长了11%。2017年这一群体的汽车贷款余额为1,680亿美元,人均规模较2004年增长了25%。美联储数据显示,2017年,该群体的助学贷款负债余额是2004年的六倍多。


老无所养的一代 


经济和人口因素双重叠加之下,美国老年人负债更多,但收入却更少。


受长时期低利率的刺激,美国婴儿潮一代高筑债台,应对不断上涨的住房、医疗和大学教育开支。利率走低伤及了这些人的生活保障。大批美国人通过购买万能寿险或长期护理保险贴补开支,但债券收益率下滑促使许多保险公司提高保费。由于政府现金吃紧,考虑削减养老金,部分公共部门员工的保障也飘摇不定。


人均寿命的延长,加上教育成本的攀升,使得五、六十岁的人还要供养已成年的子女和更年迈的亲属。部分人可能必须依赖专业看护人员,但看护人员供不应求,且与过去的非正式安排相比成本也更高。


然后是医疗成本。非营利的凯撒家族基金会(George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提供的数据显示,自1999年以来,美国劳动者平均缴纳的个人医疗保险费已经飙涨281%,至1,213美元,同期通胀率仅为47%。在去年6月接受美国雇员福利研究所(Employee Benefit Research Institute)调查的1,518名劳动者中,近一半的人表示过去一年自己的医疗成本有所增长,这导致逾四分之一的人被迫削减退休储蓄,近一半的人减少其他储蓄。


企业提供的退休医疗保险通常能为尚未达到享受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 年龄的退休员工提供保障。据凯撒家族基金会称,美国仅有四分之一的大型企业提供退休医疗保险,比率较1999年的40%有所下滑。该机构指出,越来越多的钱从人们的社保账户流出,用于支付联邦医疗保险费,以及联邦医疗保险尚不覆盖的费用。2013年,医疗支出占到月度平均社保金1,115美元的41%,此后该占比很可能已一路攀升。


意料之外的医疗成本已经让66岁的卡贝尔(Sharon Kabel)不堪重负。卡贝尔女士来自纽约州东奥罗拉,2017年她苦心经营约15个年头的纱支店歇业关门,令她陷入入不敷出的窘境。今年,心脏病发作又让她遭受打击。


卡贝尔女士在位于纽约州东奥罗拉的家中。她将纱支店此前的余料存放在家中,目前仍继续出售纱线,以赚取额外的收入。图片来源: MIKE BRADLEY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店里生意最好的时候,她一度雇佣了三名兼职员工。每个周五晚上,顾客们欢聚一堂,一边吃着曲奇、喝着小酒,一边编织。“当时我就像一个酒保。客人接踵而至,和我聊家常、谈心事,”她回忆道。但最终,大量顾客转向了互联网。


11年前,卡贝尔女士与前夫离异。目前她的社保金勉强可以偿还离异后购房产生的800美元月供。她表示,自己每个月可以通过做保洁、照看孩子、帮人遛狗以及出售地下室的纱线存货再赚取800美元的收入。她种植了一些蔬菜,放在罐里保存,供自己在冬天吃。


不久前,卡贝尔女士在一个园艺中心找到一份工作,每周工作三天。她称,这份工作能做到冬天。“我生活拮据。我不理发、不度假,开一辆12年的旧车。”


在一次住院治疗后,卡贝尔女士开始倚赖亲人和朋友的资助。有些亲朋会带来食品和礼品卡。卡贝尔女士称,由于自己去年参加联邦医疗保险时未选择处方药计划(Part D) ,她五个子女中的一人为她支付其中一个处方每月173美元的费用。另一个子女负担350美元的供暖费。


就这样,卡贝尔女士勉强支付了自己的医药费,但却背负了1万美元的信用卡欠款。作为一个店主,她的收入一直都不足以开设税收优惠型退休金账户。


养老金缩水 


导致许多美国人退休保障不及父母的最重要原因是美国从养老金向401(k)计划的转变。


根据美国社会保障管理局(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提供的资料,19世纪80年代,一家钢琴及风琴制造商开创先河,成为第一批推出雇主支持养老金计划的企业之一,一些铁路公司、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及其他机构紧随其后。到20世纪30年代,约15%的美国劳动力已经参与雇主养老金计划。


1935年,联邦政府官员创建了社会保障体系,为居民提供基本收入保障。二战之后养老金逐步成为主流。据美国雇员福利研究所称,到二十世纪80年代,46%的私人部门员工都参与了养老金计划。


1978年,一项看上去波澜不惊的国会行动为养老金的淡出做了铺垫。部分公司此前已经寻求通过高管奖金和股票期权的递延税处理补充其养老金计划,国会认可了这种做法。税法的这个变动让401(k)计划开始兴起,企业员工可通过将税前收入放入401(k)账户来减少应税收入。


新学院大学(New School) 经济学教授古拉尔杜奇(Teresa Ghilarducci)称,二十世纪80年代,工会逐渐式微,经济萧条令许多雇主面临重压,不得不减少养老金缴纳。许多企业开始用401(k)代替养老金计划。


2000年和2008年的市场下跌令“自助式”退休计划的风险暴露无遗。许多401(k) 计划的参与者削减了缴纳金额,转出了买入股票的资金且永不再转入,或者提取了账户资金以支付账单。


61岁的史密斯(Arthur Smith Jr.)目前还在承受这一风险带来的结果。他回忆道,过去35年自己通过多家雇主持续地参与401(k)类型的养老金计划,自己的401(k) 账户在股灾中遭受重创,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他投资了一些科技类股票。


“那时我们可以自行选择股票,而我选择了一些高风险标的,” 史密斯先生称。二十一世纪初,他的401(k) 账户已经损失了约一半的价值,2008年在此基础上又缩水一半,“我们没有做好规划,好几次亏损惨重,”他感叹道。


去年,史密斯先生从纽约迁往休斯顿,他和56岁的妻子科尼(Connie)从401(k) 账户提取了约2.5万美元用于置业。这对夫妻称,目前他们的账户余额已降至2万美元左右。由于目前还未能售出纽约的房产,夫妻二人需要还两份房贷。


史密斯先生在某大型企业的工龄达到10年,他预计藉此自己每个月能获得约500美元的退休金。加上社保账户的资金,史密斯先生66岁时每个月的退休收入约为3,000美元,但他表示这还不够。“我退休的念头已经打消了,”他说。


还有一部分人一直兢兢业业、辛苦攒钱,但却缺乏理财知识。“没什么人教你如何投资,”来自纽约市的博斯韦尔(Parline Boswell)称。博斯韦尔女士现年63岁,上世纪90年代,她在抚养三个孩子的同时从事家政服务,几年时间里攒下5,000美元的辛苦钱。


63岁的博斯韦尔女士晚班后回到家中,准备去银行转钱给年迈的母亲。“我目前还在工作,还在拼命地追赶”,她说。图片来源:KEVIN HAGE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1998年,她去银行寻求投资建议,最终开设了一个货币市场账户,一直到2007年收益都十分微薄。当时她已经成为医院的一名采血师,在与同事聊天的时候了解到税收优惠投资。


她称,自己403(b)账户(与401(k)账户类似)存有约3万美元的资金。“这点钱不够,”她表示,“我目前还在工作,还在拼命地追。” 博斯韦尔女士同时还要为年近100岁的老母亲提供生活资助,她预计自己将一直工作到70岁。


由于意识到401(k)计划的缺陷,美国国会2006年通过立法鼓励雇主让员工自动参缴,并让员工参与那些随着年龄增长投资重心逐步从股票转向债券的计划。据估算,在美国私人部门雇员中,有5,500万人未被雇主支持的退休金计划覆盖。据美国老年人支持团体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称,美国已有十几个州授权州政府运营的退休储蓄项目覆盖部分上述人群。


但是,这些保障措施对于目前已经60几岁的美国人而言基本为时已晚,包括现年69岁、来自德克萨斯州丹尼森市的麦考德(Linda McCord)。上世纪80年代末,麦考德工作了15年的消费信贷公司被出售,她因此获得一笔一次性的养老金补偿。但是自此之后她工作的几家金融公司或银行均未提供养老金计划。


麦考德女士此前并不对自己的退休生活感到担忧,因为她的丈夫在一个利润共享计划中有几十万美元。她本世纪初的确曾在一家按揭贷款公司开设过一个401(k) 账户,但由于她在2003年因健康问题不再工作,该账户中的余额很少。


麦考德女士的丈夫拉斯特∙麦考德(Rusty)现年63岁。2011年,在工厂歇业后,他也和妻子一样不再工作了。夫妻二人靠麦考德女士的美国社保伤残收入维持了几年的生计,麦考德先生利润共享计划分得的资金也消耗得八九不离十。目前,他们主要靠麦考德女士的社保金和丈夫的伤残福利金过活。


麦考德夫妇在前门走道上查看尚未支付的账单。麦考德女士的药品。图片来源:COOPER NEILL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由于手头资金紧张,麦考德女士称自己准备卖掉部分收藏已久的《星际迷航》(Star Trek)活动人偶、娃娃、溜溜球、午餐盒以及史波克扮演者伦纳德·尼莫伊(Leonard Nimoy)亲笔签名的一本书。


麦考德女士这一年纪的人还疲于应对另一项不断增加的开支,即人寿保险费用。她称,自己1994年开始投保了一个保险产品,过去两年保费增长了逾两倍,今年已达到2,000美元左右。“这简直令我绝望到抓狂,”她坦言,“这实在太坑人了。”


麦考德女士希望通过这份保额为10万美元的保险支付自己的葬礼开支,还清债务,并且“尽可能为孙辈们留下点什么”。


广告

全球最大商务航空展——NBAA-BACE的主办方将再次与上海机场集团合作,携数千名来自亚洲及世界各地的商务航空精英出席于2019年4月16日至18日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举办的亚洲商务航空大会及展览会(ABACE2019)。


无论您是商务航空的企业家还是商务航空领域的投资者,这场亚洲商务航空盛会都能帮助您从这个蓬勃发展的市场中发掘潜能,掌握业界动态。


期待您莅临ABACE2019,了解商务航空如何最大限度地提高商业效率,为您的商业发展提供助力。(请点击页面底部的阅读原文查看详情


请点击页面底部的阅读原文查看详情

你可能还关注 

老龄化的日本如何扛住了人口挑战,重振经济?

中国老王不敢老,只怕无所依 


大家也在读 

美国中年人自杀率攀升之谜

美国招聘市场上,“福利好”正在失去吸引力

哈佛押注气候变暖,悄悄做起买地抽水种葡萄的生意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