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美国高校招生舞弊案又有重大进展:“绝望主妇”在内的13名家长同意认罪。继耶鲁之后,斯坦福开除一名作假学生
今日推荐:2019年04月10日 集中赢留学


高校招生舞弊案8日又有重大进展

当地时间4月8日,检方透露:包括好莱坞女演员菲西丽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在内的13名家长,已经同意就被指控的密谋邮件欺诈罪等罪名认罪

霍夫曼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她为自己给女儿、家庭、朋友、同事及他人带来的痛苦感到耻辱,愿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一切责任和相应后果。她还向凭自己努力考上大学的莘莘学子,以及以诚信的方式支持子女学业并为此做出牺牲的家长道歉。

但同时霍夫曼也不忘强调:“我的女儿对我所做的事绝不知情。我用我的误导和错误方式背叛了她。”

据悉检方将寻求对霍夫曼等家长判处监禁,刑期在6到21个月之间,不过,最后的量刑还取决于许多因素。

另一名涉案的女演员洛丽•路格林与时尚设计师丈夫也在该案50名被告之列,但他们并不在8日传出将认罪的被告名单里。

13名将认罪的家长中,有一名是加州一家地产公司的所有人,除了其他人都承认的密谋邮件欺诈和密谋诚信邮件欺诈罪名,这名家长还承认了密谋洗钱和密谋欺骗国税局的指控,因为他通过向主犯威廉•辛格的“慈善组织”汇钱而达到了抵税的目的。

此外,周一认罪的还有德州大学前男子足球队教练迈克尔•森特(Michael Center)。‍

~中国新闻网

斯坦福成为第二个因招生舞弊案开除作假学生的高校

据CNN报道,斯坦福大学在其网站的一份更新中表示:“我们认定该学生申请中的一些材料是虚假的,并且根据我们的政策,已经取消了入学资格。”所获学分也已被取消。这个学生已经不在斯坦福的校园里了。”

不过,斯坦福在声明中并没有透露其姓名

斯坦福大学的前帆船教练约翰·范德莫尔(John Vandemoer)上月认罪,承认合谋诈骗,在帆船项目上分别收取了11万美元和16万美元的贿赂,以“录取”两名自称是帆船项目的学生。

起诉书称,两名学生都没有航海比赛经验。这些钱从富有的父母那里流向里克·辛格(Rick Singer)经营的一家慈善机构,辛格随后将款项转给了范德莫尔。

斯坦福表示:这些学生都没有完成申请程序,所以没有被学校录取。

被开除的这名学生是通过帆船项目被录取的。

斯坦福校方表示,在录取几个月后,其父母向操作整个案件的主犯辛格开办的慈善机构捐款,这个机构再把钱汇给学校帆船队前教练。

而校方经过调查发现,该生既没有来自这位前教练的推荐信,也没有其他帆船教练的推荐信。

斯坦福大学是第二所因大学招生丑闻而开除学生的学校。

两周前,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开除了一名学生,她的家人花了120万美元让她以假名足球运动员的身份被录取。‍

现在看来,耶鲁和斯坦福在处置学生方面并未留情。而业内人士也表示这并不令人意外。

在大多数大学申请中,申请人都需要在一份确认声明上签字,承诺提交的所有信息都是真实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学生无论是否知情,都已经违反了申请原则。

~中国新闻网

庭审回顾:第二次开庭,两位好莱坞女星首次和其他涉案家长出庭受审

案件第一次开庭是3月29日,当时有15名涉案家长出庭受审。

各人均被控贿赂考试职员篡改成绩,或收买大学教练伪造运动员履历,以内部关系方式协助子女入读名校。

4月3日入学舞弊案第二批共12名家长出庭应讯。

涉案的好莱坞女星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和路格林(Lori Loughlin),首次和其他涉案家长出庭受审。检方消息表示,即使这些家长认罪,也会要求把她们判监。

综合美联社、《华尔街日报》和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荷芙曼和劳芙琳抵达麻省波士顿联邦法院后,吸引大批传媒采访。路格林与同列被告的时装设计师丈夫贾恩努里(Mossimo Giannulli)一起现身,霍夫曼则由一名兄弟陪同到庭应讯,她的丈夫未有同行。

身穿浅咖啡色套装的路格林,在庭上神情轻松自若,向法官表示明白控罪内容。

相比之下,霍夫曼则显得一脸愁容,在庭上埋首翻看保释文件。

路格林和贾恩努里夫妇涉嫌支付50万元贿款,为2名女儿伪造运动员履历,协助她们获得南加州大学划艇队录取,但2名女儿其实不玩划艇。

贾恩努里被指向舞弊主脑辛格(Rick Singer)发送女儿使用测力计的照片造假。

至于霍夫曼则被指用1.5万元贿款,贿赂受辛格控制的考试机构职员,为她的女儿篡改SAT成绩。

两名女星被控串谋邮件诈骗和邮件诈骗罪,两罪的最高判罚各为入狱20年、3年监督释放,以及罚款25万元或总收益或损失的2倍。

3日原本有15名家长出庭,但有3名家长分别由于有意认罪和申请延期出庭,故未有应讯其中,53岁的加州包装食品企业家沙托里欧(Peter Jan Sartorio),为涉案33名家长中首名同意认罪的家长,初步未知他会承认什么罪名,其聆讯将押后至本月底。他涉嫌支付1.5万元贿款,篡改女儿的ACT考试成绩。

检方消息透露,即使女星想提出认罪协议,检察官都会建议法官把她们判监一段时间。

检察官认为,每名被告在法庭上应获平等对待,不能因为经济富裕而获得特别对待。所有出庭家长的保释条件维持不变,并须接受严格的出境限制。

路格林夫妇的保释金为100万元,霍夫曼的保释金为25万元。‍

~加拿大都市网

“通用申请系统”是拉低大学录取率的原因之一

入学舞弊反映家长“望子成龙”,不惜一切为下一代铺路,然而随著名牌大学的录取率愈来愈低,加诸在高中生身上的压力也日益增加。

CNN报道,8所常春藤大学包括布朗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的数据显示,部分录取率创破纪录新低,其中哈佛大学低至4.5%,卷入入学舞弊的耶鲁大学录取率为5.9%。

过去5年,常春藤大学录取比率越来越低,但反而有更多学生申请报读,变相推低录取率,形成恶性循环。以哈佛和耶鲁大学为例,今年的申请人数是4年来新高,哈佛收到逾4.3万宗申请,耶鲁则有近3.7万宗。

外界分析,1998年推出的“通用申请系统”(Common Application)是拉低大学录取率的原因之一,高中生可透过系统报读全国逾700所大学,最多可提交20份申请表,流程简化后使报读大学变得更容易,不少学生会渔翁撒网,同时申请多所学校

根据全国大学招生咨询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2018年的报告显示,1995年只有61%学生申请3所以上大学,2016年的比例却急升至82%。

麻省品贵学校(Pingree School)大学咨询总监法利(Meghan Farley)指出,部分大学提供诱因吸引学生报读,例如曾参观校园的学生可豁免报名费,甚至毋须提交申请文章,简化手续,学生也因此报读更多学校。法利建议学生选择8所至10所大学,其中2所属于“能达到”、4所“有可能”和2间“可望成功的”类别。

有入学顾问公司则认为,这些数字只是大学行销手段的效果,使大众误会录取低等同更难入读,但事实是大学更懂得招生,院校之间甚至会争夺最低录取率,务求影响学校排名。

学生报读更多大学,结果就会收到更多录取通知,但最终又只会就读一间,放弃其他机会,导致实际入学率下降统计发现,院校入学率由2002年的49%,下跌至2017年的33.7%。‍

~加拿大都市网

图文来源中国新闻网、加拿大都市网等,本号综合编辑,版权归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稿!

感兴趣的读者敬请关注本号,加入留学家长公益交流社群: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