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当别人都在歌颂母爱的时候,你只需要不再恨妈妈
今日推荐:2019年05月15日 王梦倩 鲁稚的阳台

作者:王梦倩

转载自公众号:我是梦倩(ID:mengqian0818


01



移民,离她远一点!


这是我认识的一位朋友在自己33岁生日之际做出的选择,她拼尽全力想要逃离的人是自己的母亲。


于是她拼命地工作攒钱,疯狂地学雅思,终于在去年风和日丽的一天,她带着丈夫和孩子乘坐跨洋的航班,奔向了新生活。


新的国度天很蓝,大海很广阔。她时不时给我发来几张照片,有大片的草原和快乐的孩子,她回到了大学里读书,这是她年轻时的梦想。


有一天,我收到了她的信息。


她问我,「为什么我离得这么远了,梦见她之后还是很痛苦?心底像沉了一块石头,她说过的那些话总是历历在目,为什么她还是可以反复伤我的心?」


我想起了她当初选择移民,是因为不想成为她母亲那样的妈妈。



02


我当然能领悟那种感受。


小时候,我妈如果打了我,我总在心中默念「巫婆,我恨你!」,有时候会更恶毒,「巫婆,我长大了会收拾你的!


长大了以后,我没有报复,却选择了事事违抗她的心意。比如工作、谈恋爱。


有时候我都分不清自己是真的愿意那样做,还是享受违抗她的时候莫名其妙产生的快感。


直到看到她被我气得火冒三丈,哭哭啼啼,一整夜都睡不着的时候,我像一个冷血动物,把童年的伤疤揭开来看看,然后冷漠得走开。


全然不顾无数次她说过,要和我断绝母女关系。

在讲述离婚的小说《裸婚》里,女主角在与一起走过七年之痒的丈夫离婚后,失控的老妈逼着她去求前夫复合。


她无奈地说,「这才发现前夫是场水痘,痒过抓过,如今只剩下浅浅的印子。而我妈则是血栓,顽固不化,简直令人半身不遂,万念俱灰。



03


如果你去看看武志红在2005年出版的《为什么家会伤人》有多畅销,那么你就明白有多少人为自己的“原生家庭”所困扰。


它是武志红从业十年来最受欢迎的畅销书,在揭露中国式家庭的运行机理后,收获了广泛的好评。


我想这些评论里,应该有很多对自己父母的埋怨、憎恶和不可原谅。


这几年,“原生家庭”似乎已经成为某种病态的代名词,仿佛是我们成为今天这个样子,都是来自父母潜移默化的灌输和影响。


家本应该是最温暖的地方,是避风港、是归宿,但却成为了世界上最没有办法谅解的地方。



04


《都挺好》的结局里,苏明玉选择了放下,但豆瓣的评分却从8.1降到了7.9。


许多人感到错愕和无法接受:什么?这就翻篇了?怎么就稀里糊涂一股脑放下了?大哥二哥远走高飞,年三十跟家里视频拜个年,一直被薄待的女儿反而要辞职回家看护老人一辈子?三观呢?


我想,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没有选择放下,或者说,根本没法放下!

我知道太多为了违抗母亲而叛逆的故事:


有的女生选择了早早嫁人,即使对方不是那么好,也比冰冷的家和妈妈阴沉的脸、锋利的话要好很多。


有的女生选择孤独终老,因为担心摆脱不了家庭的影响,也成为那样的妈妈,这个世界上就多了一个和她一般可怜的孩子。


我也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幸福的童年可以治愈人的一生,而不幸的童年需要人用一生来治愈。」


那天,我和育儿杂志的主编聊起了这句话,她说,我越来越领悟到,我们之所以能是今天的样子,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都来自于原生家庭。


我们为什么不去感谢“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好的那一面呢?



05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放下的,但我依稀能感到这种缓慢的变化。


面对妈妈,我越来越柔软,开始和她好好说话,关心她、陪伴她。


我想起了很多事:


高三炎热的夏天,为了让我吃上家里的菠萝糯米饭、青椒肉丝,她每天从城北骑车到城南,额头挂着汗珠,同学们都羡慕我;


怀孕的时候,一个脾气暴烈的老人对我骂骂咧咧,正要朝我挥动拳头的时候,妈妈突然挡在我的前面,铿锵有力,无比坚定;


慢慢地,我看到了她强硬的外表下小女孩的模样,强势的态度里一颗坚定保护女儿的心。


可能这种变化来自于我也当了妈妈,而且是女孩的妈妈。


每当我试想,如果有一天,我的女儿非要选择一个自己不认可的男人,我也做不到像书里说的那样,「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随她去吧。


我会抓狂,甚至会愤怒。


她是我捧在手心里呵护长大的宝贝,我又怎么舍得她去一个在我眼里不安全的地方?



06


母亲节的时候,许多人会歌颂母爱,十月怀胎,陪伴养育各种不易,有人会说“为母则刚”,妈妈们都很伟大。


但我想说,十月怀胎,陪伴养育,这些都不伟大,这都出自生物的本能,这也应该是妈妈们天然的责任。


而且,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完美的妈妈。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能无视她的付出,或者完全屏蔽掉感受爱的神经。


曾经,我会因为看到那些与妈妈感情很好的故事而暗自神伤,然后深深叹口气,把遗憾归咎于命运。


但在此刻,我可以真心地说出一句,「妈妈,我爱你!



07


当然,有人会说,你的妈妈只是对你凶了一些,你当然可以原谅。


我们不一样。


我知道那些令人怜惜的故事里,有歧视女孩,有家庭暴力,有父母无休止的争吵,有单亲家庭,还有被遗弃,梦想被嘲笑。


那么,我想和你分享一些我对“原生家庭”理论的一些理解和思考。


我平时爱看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东西,看得越多,就越发觉得武志红的理论哪里不对,因为我不专业,所以我也说不出来所以然。


个体心理学家阿德勒有一句名言,「决定我们自身的不是过去的经历,而是我们自己赋予这段经历的意义。」


在心理专家李松蔚看来,“原生家庭”是“被制造出来”的问题,是用来诿过他人,回避人生责任。


同样一件事,如果你可以为它找到新的意义,指向现在和未来的意义,积极向上的意义,至少是让人安心的意义,它对我们的影响就会完全不同。


找到这份意义,就是“放下”的契机。


我在生活中也的确有过这样的故事。来自重男轻女家庭的女孩,因为知道自己父母靠不住,还必须为的弟弟(哥哥)付房子首付,于是在学习工作中奋发图强。


越是努力,就越积极,于是在自己成年后的生活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就,其实《都挺好》里的苏明玉、《欢乐颂》里的樊胜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人设。



08



知乎上,有人提问:你对“原生家庭”理论怎么看?


心理咨询专家卢悦回答说:


「 同样感觉到失去了父爱,林黛玉的选择是“冷月葬诗魂”,哀感顽艳的诗,看着梅花开,流一地眼泪——这叫“沉溺”式的应对模式;薛宝钗的哥哥骄奢淫逸,寻欢作乐——这叫“隔离”式的应对模式。」


重点不是家庭,而是你面对过去一切的态度。


有人可能会说,你说的这些都是理论知识,你根本不知道我都经历些什么?


这当然是我自己的感受,也没有办法用心理学的知识来陈述这个事实。


但自从我开始站在妈妈的角度来想问题,我开始理解很多事。


如果把她放在更广阔的时间轴里,生在50、60年代的父母,哪里有那么多书籍来教你如何带孩子。


养育几乎就和吃饭睡觉一样出自本能:孩子不乖就要骂、上学就要听老师讲、生病了就要输液、成绩当然很重要。


期望他们能做到像书籍里说的那般充满智慧和温和,那几乎没有现实可能性。



09


我也知道,释然不是那么容易。


但当我意识到,利用“共情”去理解妈妈之后,你能感受到自己被爱过,那些过去你以为的伤痛,就不会再来伤害你。


当你不再恨妈妈了,你不用委屈自己,嫁给一个自己并不爱的男人,只为了逃离自己的“原生家庭”;


当你不再恨妈妈了,你面对自己的孩子,不会再担心自己会用粗暴的态度对待他,因为你已经理解了爱;


当你不再恨妈妈了,偶尔带着孩子回家,你能看到祖孙其乐融融,姥姥给孩子讲起你小时候的故事。


我相信,那些小时候的故事里,一定都是你童年里发着光的日子。


那些发光的日子,一定可以成为击碎你内心冰山的顽石,更多的光透进来,你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说到这里,问题的根本在于,你如果想要摆脱“原生家庭”带给你的痛苦,你必须先打败“原生家庭”这个恶魔,让它原形毕现。


只有放过了妈妈,才能放过自己。


当别人都在歌颂母爱的时候,你只需要不再恨妈妈了。


哪怕现在打一个电话给她,她一定很想念你。


END



❏本文插图来自Paola Quintivalle.

这本美国今年刚出版的绘本《Crescendo》,目前还没有被引进中国。它讲述了妈妈十月怀胎的美好故事,“Crescendo”是音乐里的渐强符号,代表肚子一点点长大,女孩成长为妈妈。


长按二维码关注 鲁稚的阳台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