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水门事件”爆料者逼特朗普祭出大杀器
今日推荐:2020年09月13日 马宁 视角学社

作者:马宁

转载:麦迪逊宁思


曾经揭露“水门事件”的作者伍德沃德再出新书《愤怒》,书里记录了从2019年12月以及2020年7月期间伍德沃德对特朗普的18次专访,爆料特朗普早在今年2月就知道新冠肺炎的危险性,却隐瞒民众。白宫9月9日对此坚决否认,特朗普也出面澄清,说他是不希望造成恐慌。为了转移注意力,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抛出了新增20名联邦最高法院候选大法官名单,希望记者们问这个话题,但是记者们不买账,纷纷问伍德沃德新书的内容。据悉,该书将在9月15日正式面世。



熟悉美国选举的朋友们都知道,很多选民决定选哪个候选人做总统的时候,一个重要的标准是这个候选人当选后是否会提名跟自己意识形态一致的联邦法官,尤其是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因为总统最多做8年(小罗斯福除外),而联邦法官则是终身制,对美国的影响相当长远。



特朗普已提名的两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戈萨奇和卡瓦诺,在参议院都是以很接近的票数通过了任命。戈萨奇在特朗普2016年胜选前公开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名单上,而卡瓦诺则是2017年11月被特朗普增加到名单上的。截止到2020年9月8日,这个名单还只有21个人,而《愤怒》一出,特朗普一下子增加了20个人,使总人数达到了41人。


特朗普祭出如此大杀器,是想要进一步巩固他的基本盘,保守派的民众,尤其是福音派基督徒们。因为宗教原因,保守派民众非常希望将1973年最高法院裁决的允许女性选择堕胎的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推翻。9位大法官里面需要5位站在一起才能达到这一目的,而今年6月一个涉及堕胎的案件,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居然没有跟另外四位保守派大法官站在一起。


而今年6月的LGBT平权案最高法院6:3的裁决,除了罗伯茨大法官,连特朗普提名的保守派戈萨奇大法官都跟自由派大法官们站在一起,支持性取向和性别认同少数群体的诉求。这几个案子都让保守派民众大失所望,他们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继续四年任期,提名更多保守派的大法官,在最高法院形成保守派绝对多数的局面。



按照常理,总统是在联邦巡回法院的法官里寻找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然而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特朗普这次提出的20人里,居然包含三名联邦参议员Ted Cruz,Tom Cotton和Josh Hawley。


Ted Cruz

Cruz参议员来自德州,2019年还到过香港,在相关问题上持对华强硬立场。Cotton参议员来自阿肯色州,也是极端保守,多次提出限制中国学生赴美签证。顺便说一句,今天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取消了1000多名中国学生的签证,因为他们被认为有安全风险。我9天以前做了法律分析,认为特朗普不会取消所有几十万中国学生的签证,所以留学生和家长们不必恐慌。

Tom Cotton


Hawley参议员来自密苏里,在中国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他得知自己上了20人名单后,第一时间在推特上表态自己要对得起密苏里的选民,所以对最高法院的席位没有兴趣。


Josh Hawley

虽然这三位参议员都有很强的法律背景(Cruz和Cotton是哈佛法学院毕业的,Hawley是耶鲁法学院毕业的,并且都从事过法律工作,比如法官助理、检察官、法学教授等),但他们被放在候选大法官名单里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历史上1949年杜鲁门总统提名Sherman Minton参议员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之后,再没有总统提名参议员为大法官候选人。所以今天这三位参议员被特朗普提名,主要是因为他们非常保守的意识形态,特朗普希望向保守派选民发出清晰的信号,“我跟你们站在一起”。

杜鲁门总统

现在9位大法官里面,最为年长的网红老奶奶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已经87岁了,还有健康状况。我认为她在身体不断出状况的时候,还坚持不退休,就是在等大选的结果,希望特朗普下台,拜登成为总统之后再退休。这样拜登就可以选择自由派大法官接替她的位置。顺便说一句,到现在为止,拜登还没有提出自己的候选大法官清单。 


我想除了转移注意力,特朗普可能也没打算在大法官候选名单上花太多精力。毕竟离大选投票日只有50多天了,两位候选人在各个方面的竞争都将越来越白热化。


相关阅读:

纽约时报描述特朗普:言论充满矛盾、立场摇摆不定!

民调显示拜登领先优势大幅提升 特朗普受到各方攻击

特朗普发布第二个任期施政纲领:“孤立中国”赫然名列十大主题



作者:马宁,原载:麦迪逊宁思。本文版权归属作者/原载媒体。



喜欢本文?欢迎关注/置顶/点赞/加入留学家长公益交流社群: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