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那个花4300万进斯坦福的女孩被开除两年后,疫情席卷下的美国大学改变了吗?
今日推荐:2021年03月02日 主页菌 北美学霸君

就像人体的细胞常要更替,这世上有很多系统需不定期革新。当变革的箭在弦上,我们若不主动求变,也将受外力影响而被迫改变。大学在探索新策,我们也要培养新视角。在美国高校招生舞弊案曝光两年之后,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之际,学霸君和你一起站在不断崩塌的结构和层出不穷的消息里,希望给你更多求新求变的勇气。

From Stoooges三士渡

微信号:StooogesEducation


故事要从这起“美国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说起。


19年春天,当地时间3月12日,美国司法部启动了史上最大的高校招生诉讼案,50多名家长、大学教练和考官被起诉。


目前今已有31人认罪,其中有13名家长因为给孩子非法张罗上大学的事即将锒铛入狱


这则招生丑闻让我们看清了跨入美国大学的三道门。





美国大学最常见的入学通道,就是集齐GPA、标化、文书、活动奖项和推荐信,走正规申请系统,跨入梦校大门。




不管是国内大学的每年六七千人民币统一价,还是美国大学的每年动辄六位数美元,大学的实际教育支出,永远都是远高于学生缴纳的学费总额的。即使是交了全额学费来读书,学校招这个学生也会亏本,更别提还要为学生提供各类财务支持了。


大学虽然是非营利机构,但是也不能让自己年年亏本、亏到关门,接收正规捐款并给捐款者子女一些入读优惠,这是无可厚非的。根据哈佛大学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哈佛累计接受了高达392亿美元的捐赠。



图为此次招生丑闻案中

涉案家长和学校间的掮客William Singer


在后门之外就是这第三道门——“后门的后门”。看门人在焦虑的有钱家长耳边说道:能花50万美元贿赂,咱就不要花5000万捐楼了。


此次舞弊案中的掮客William Singer,就是协助家长们实现名校梦的看门人。在Singer的帮助下,选择跨入第三道门的家长,通过谎称残疾、伪造成绩单、施展照片换头术等旁门左道,成功把孩子送进名校。在2011至2018年间,Singer经手的贿赂金额高达2500万美元。



第三道门的故事让美国大学的招生系统再次陷入舆论漩涡,招生的公平公正性受到严重质疑。三道门槛设立的重重关卡之下,大学招生名额能分得出多少给普罗大众?


所谓精英教育,如果只是一场投钱下注的利益游戏,精英院校的校门到底在为谁敞开?美国拥有问鼎全世界的高等教育资源,为什么还是不能满足所有入学要求?


针对这些问题,《美国今日报》请来了几位校长,从校方角度谈谈舞弊案对大学的影响,以及大学招生机制本身的一些问题。



Carol T. Christ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长


我们没有故意要限制招生人数,只是每年的申请者实在太多了,系统不堪重负。


UCB校长表示:“你们无法想象我校一年要处理多少份申请,发完offer后又有多少人要放我们鸽子。”


如今,美本申请者人数和申请份数逐年攀升,从业已久的招生官们都有这个普遍观感。20年前,每人申请两三所大学就够意思了,现在估计申12所都嫌少。


最常用的美本申请系统Common Application每年需要处理800余所大学约2500万份申请;在CA以外,加州大学自己的申请系统也总是被塞爆,申请者往往一申就申好几所分校。


上个申请季,伯克利收到了89,000份本科申请及19,000份转学申请。在收到拒信的申请者中,35,600位的加权GPA超过4.0分,可以说UCB的招生很严格了。由于一所学校的资金和资源有限,招生官每发出一份offer,就同时会有几十人被拒。



Joanne Berger-Sweeney

三一学院(康乃狄克州)校长


大学到底应该录什么样的学生?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自己学校的学生构成。


“精英大学应该把入学名额给到谁”向来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美国大学在二战结束后经历了一次人口多元化的变革,G.I. Bill让那些退伍老兵纷纷涌入大学校园。大学教授教育惯了权贵和精英,忽然需要去面对那些刚下前线的“大老粗”,肯定是有抵触情绪的。而一个人不愿意做的事情,能有什么原因?要不没有足够的能力,要不影响了自己和自己所处阶级的利益,要不就是两者兼有之。


给部分申请者发拒信,这还不只是因为资金和教学空间有限。就算是有足够的资源,大学本身就不可能接纳所有申请者。从根本上说,人都希望和自己类似的人共事,这本身和多元化的需求相悖。大学是否要持续走向多元化?以后还会有怎样的多元化趋势?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消除录取不公平的讨论中,标化一直是有争议的话题。弱化标化对录取结果的影响,或许能帮助没钱请家教的穷人家孩子和应试能力不佳的“有趣灵魂”进入名牌大学,也可以防范那拨修改考试成绩单的走边门家长。


事实上,标化正在消失。根据Fairtest给出的统计,截止目前,U.S. News排名前30的综合型大学有7所不强调标化,而在前30的文理学院中不强调标化的目前有20所。


其实解决漏洞的方法肯定存在,但如何让高等教育惠及大众却永远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受丑闻曝光和疫情影响,大学调整录取标准的举措被迫加速。美国大学将变成谁的大学?我们都将见证这场变革。



Carol Quillen

戴维森学院校长


舞弊案后,美国大学必须为重建信任付出努力。


全美大约有4300所大学,被卷入这场招生丑闻的只有8所;目前认罪的31人里,一个大学招生官都没有。丑闻一出,大家将矛头指向了招生官,指责招生系统漏洞百出。群众主观感受的偏颇从侧面反映出:大学的招生机制已失去了人们的信任,如何重建信任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John Bravman

巴克内尔学院校长


招生丑闻后的舆论焦点,让我意识到很多人根本不理解大学到底是什么。


大学和人才是互相成就的,且后者更应该在这段关系中占据主导地位。也许是时候该想想,名牌大学能给予你的东西是什么了。挂科挂得不夸张的话,一张文凭肯定是拿得到的;学校名头好的话,优质的学术资源是不缺的;地理位置优越、创业就业氛围好的话,丰富的求职人脉是可以争取到的。


在以上几项资源中,单说一纸文凭肯定靠不住。即使是在自古以来尊师重教、事到如今依然文凭带终生的中国,走出校园十几二十年还把当年学历挂嘴上的人,也多数把人生巅峰永远地留在18岁那年的夏天了。


过去几年间,这个博士那个院士被拉下“学识神坛”不知有多热闹,光用文凭搭起来的人设终究会倒,各行各业求新、求变,这个社会越来越需要做实事和善于应变的人。我们想要让一笔高等教育投资发挥终生效益,就千万不可拘泥于一纸文凭的影响力,而是要把眼光放得更为长远。


要知道人生可以随时后来居上,几乎没有人能做到每时每刻都奋力奔跑。比如乔布斯,他这一生起码休息了两回;第一回早在1974年至1976年间,他刚从里德学院辍学。那是他20岁左右的青春岁月,青年乔布斯没有忙着挤上1至10号线去做实习,也没有去联合国争当世界优秀青年代表。他辍学去印度,在新德里戴着头巾光脚走路,拜访佛学大师。


从乔布斯日后的成就往前看,我们当然可以说伟人就是不一样,有格局,有深度,不走寻常路。但如果你是乔布斯当年的同辈,会怎么看待这位神叨叨的辍学光头小青年,不至于认为当时的他很成功吧?你甚至可能把他微信和脸书都删了,不懂他那些带着玄妙气息的动态都是什么鬼东西。


举辍学青年乔布斯的例子,不是为了鼓励大家都去辍学或出家,而是希望大家别被自己的大学定义。学位是别人为你颁发的,学识和成就是自己的,人生的节奏也是自己的。顺利考上前10的大学,未必能让你比前30大学的毕业生更成功;申请大学那一年的成与败,也绝不会成为决定人生成就的关键因素。



Ana Mari Cauce

华盛顿大学(西雅图)校长


大学对社会产生的影响远不止一纸文凭。


看到身为社会名流的家长们为了入学名额锒铛入狱,大学管理层应该也很无奈。华盛顿大学校长Ana Mari Cauce提出:一所公立大学需要协助解决社会问题,完成包括保证阶级流动性、重塑中产阶级这样的历史使命。


这些社会责任如何落实到具体操作上?那就是要从生源上抓起了,比如平衡第一代大学生和legacy录取的数量,让招生制度对个体而言变得更公平,为社会阶级流动提供动力。


如果一所高等教育机构的价值仅用排名和录取率来衡量,依靠“第一名必然好过第二名”的焦虑,让学生和家长为争抢名校挤破头,压根就是本末倒置。


说到底,招生丑闻所揭露的不仅仅是小范围的黑暗,而是一直以来广泛存在的关键问题:我们可能从来都没能看清大学的真正价值。疫情当下,未来的不确定逐步增加,所以即将入学和已经入学的大学生们,可能都需要改变对大学的看法。大学必须要变,我们看待大学的方式更需要改变。


Reference:

https://www.usatoday.com/in-depth/news/education/2020/03/09/college-admissions-scandal-varsity-blues-presidents/4951573002/

https://finance.harvard.edu/files/fad/files/fy19_harvard_financial_report.pdf

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Stoooges三士渡,微信号:StooogesEducation,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北美学霸君诚意推荐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