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触目惊心!BBC记者卧底揭露: 一个婴儿, 在肯尼亚只要3千元就可以买到
今日推荐:2021年04月07日 敏敏老师 蓝橡树



3000块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是每个月的房租开销,还是购买一双品牌运动鞋的费用,或和朋友出去一夜狂欢的代价?

在肯尼亚,这可能是一个婴儿的售卖价格。

BBC《非洲之眼》(Africa Eye)栏目,经过一年多的秘密调查,揭露了肯尼亚首都奈洛比猖獗的地下贩婴网络,其中不乏各种令人震惊的行径。

者:敏敏老师,本文来源:公众号“曾敏敏老师”(ID: zengminmin2013)。如果您喜欢蓝橡树的文章,请记得要把我们“设为星标”哦!


........................................


“我的孩子被人偷走了”

瑞贝卡至今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大儿子是在他一岁的时候,那年瑞贝卡只有16岁。

图源BBC  

因贫穷而辍学的她,遇到一个承诺会娶她的男人,但在知道她怀孕后立马抛弃了她。

好不容易把儿子养到一岁,结果在某个夜里,她发现自己的孩子不见了。在找遍了所有的儿童中心后,瑞贝卡绝望了。

如今瑞贝卡已经25岁,又有了3个孩子,但她从未忘记自己生的第一个孩子,她也一直相信着儿子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瑞贝卡和小女儿  图源BBC 

和瑞贝卡有着类似经历的女性比比皆是:

艾斯特斯和苏珊各有一个3岁的儿子,他们分别在2018年和2016年失踪;
5年前的某个深夜,卡罗的2岁儿子也被人偷偷抱走;


她们的内心饱受着煎熬,“失去孩子后,我没有一天安心过”,“只要看到和我儿子像的孩子,我都会崩溃”,“只要他们把儿子还给我,我可以原谅他们”。


有的孩子被当成献祭品

BBC指出,负责拐走婴儿的“黑手”,属于犯罪组织金字塔中的最底层,他们往往也是贫穷出身,为了生活铤而走险。

专门瞄准带着不满3岁的母亲下手的安妮塔,就是其中一员。

作为一名酒精和毒品重度成瘾者,她无法靠其它途径养活自己,索性投靠了贩婴组织,充当偷小孩的角色。

图源Getty Images

她会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迷惑”母亲们,比如先和她们搭讪,测试其警觉度,等到对方放松警惕后,再伺机行动,有时候她还会直接在母亲的饮食里面下药。

安妮塔透露,她也有“业绩”压力,上头的人会不断要求她多偷几个婴儿,而这些买家大都是不孕不育、渴望有孩子的家庭,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变相的收养方式。

但并不是所有的婴儿,都是转手卖到另外一个家庭,有些可能被买去当成“祭品”,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根据2013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东非和西非地区,还遗留着为了祈求健康和财富等目的,请巫师或巫医拿婴儿器官献祭的仪式,这意味着被献祭的儿童都是活生生被人割掉身体器官、流血或砍杀致死的。

关于偷来婴儿的最后去向,安妮塔表示毫不在意,她只关心这些孩子能帮她分多少钱:女孩平均能拿到5万先令(约合人民币3000元),男孩更高,大概是8万先令(约合人民币4800元)。

图源BBC

社工也是贩婴组织成员

除了像安妮塔这样专门偷拐儿童的绑架犯,能够接触到新生儿的医疗或慈善组织的工作人员,也是潜在的贩婴人员,比如在奈洛比最大公立医院“露西吉巴基夫人医院”担任社工的费瑞德(Fred Leparan)。

费瑞德的工作职责,本应该将那些出生后妈妈养不起的婴儿送到各个福利机构,以便符合条件的家庭收养。然而为了牟取暴利,费瑞德会暗中操作将这些婴儿卖出去。

当BBC记者伪装成意向客户询问他时,戒心颇重的他会问一些问题,比如是否已婚、为什么想要孩子、收入怎么样等。

“我很难相信别人,毕竟这件事要冒很大的风险。”最后,他开出了30万先令(约合人民币18000元)的价格。

图源BBC

过了几天,费瑞德联系上记者,告诉他有个小男婴出生后不久被家人抛弃了。

他提供的“完美计划”是:

当天医院会将3个婴儿送到福利院,他要求“买家”假装是福利院的员工来接婴儿,之后“买家”只要将剩下两个婴儿送到福利院即可。到时候跟福利院说明,医院今天只会送两个婴儿过来。

交易日当天,费瑞德将3名婴儿交给前来的记者,他看起来十分不安,但并不担心护士会追出来检查。

“她们有事忙,但我们再聊下去就可能引人怀疑了。”

最后,记者顺利地将3名婴儿全部送到福利院,他们将在那里等待合法的收养家庭。

非法接生诊所成为贩婴“温床”

在庞大的贩婴网络中,还有一类在灰色地带游走的生意,那就是非法的接生诊所。不少走投无路的妈妈会来到这里生产,然后直接将孩子卖掉。

在奈洛比贫民窟经营一家非法接生诊所的玛丽(Mary Auma),面对伪装成买家的记者,毫不避讳地招揽生意,表示她那里已经有两个即将临盆的孕肚。

图源the cable

她给未出生的婴儿标价4万5先令(折合人民币2700元),她表示这些孕妇一生完孩子就会离开,孕妇产后健康似乎不是她需要关心的问题。

记者后来找上了其中一位要卖孩子的准妈妈阿达玛(Adama),她也是怀孕后被男友抛弃,在工地搬重物维生、直到被工地开除,房东也因为她交不上房租把她扫地出门。

无处可去的她只好来到玛丽的诊所,但玛丽告诉她只能分到1万先令(约合人民币600元)。

“玛丽的诊所很脏,她都是用一个小罐子接血,那里连浴盆都没有,床也不干净,但绝望的我没有选择。”

图源BBC

也就在记者找来的那天,玛丽在阿达玛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她吃了一些催生药物。

后来阿达玛生出来的男婴胸腔有点问题,玛丽让她自己带着孩子去医院治病。
两周后阿达玛回来了,孩子也治好了,玛丽迫不及待地联系记者,说“货物出生了,4万5交易。”

可是,在两周的朝夕相处后,阿达玛最后反悔了。“我不想将宝宝卖给无法照顾好的人,或者是想利用宝宝做其他事情的人。”

她坚决地带着孩子离开了,没有拿一分钱,迫于现阶段无法照顾好孩子,她只能将孩子托付给公立的儿童之家,希望他能被好心人收养。

透过NGO组织的帮助,BBC向奈洛比警方告发了玛丽的诊所,但她还是得以继续营业。

图源BBC

不孕污名下的现实选择

贩婴黑市猖獗,一方面是肯尼亚政府缺乏经费和人力来打击犯罪,另一方面则是整个社会针对不孕症产生的文化污名。

肯亚非政府旗下的“Missing Child Kenya”,是少数致力于儿童保护的非营利组织,近三年来请求他们帮忙寻儿的案子就高达600多件。

该组织的创办人玛丽安朵(Maryana Munyendo)表示,肯尼亚的儿童拐卖问题被严重低估了,受害者往往是社会上最缺乏资源和人脉的低收入群体,他们发不了声,也吸引不了媒体的注意,或者促使政府积极协助。

“他们没办法说出:有没有人帮我跟进一下我失踪孩子的进度?”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很多不孕家庭走上买婴之路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在肯尼亚不孕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还会被当成不详之人被赶出家门。

生孩子被当成女性价值的重要衡量标准,而且还必须是男孩,无法生子又无力承担高额医疗协助的女性能怎么办?——去买个孩子回来。


图源BBC

贩婴黑市的冰山一角

BBC《非洲之眼》的这篇报道于去年11月播出后,引起全球哗然。

在强大舆论压力下,肯尼亚政府下令彻查贩婴黑市,并立刻逮捕了“露西吉巴基夫人医院”的3名工作人员,其中就包括社工费瑞德。一旦贩卖儿童罪名成立,他将处以30年的有期徒刑,甚至可判处终身监禁。

遗憾的是,至今仍有一些人未受到法律制裁。

因为缺乏经费与人力,肯尼亚政府从未有过可信和大规模的调查,致使难以获得完整数据,加上受害者极少得到正义的保护,贩卖儿童事件常常被掩盖、否认或忽视。

BBC所揭露的只是全球贩婴黑市的冰山一角,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在世界范围内,每年大约有120万名儿童被拐卖,尤其在人口贩卖犯罪成本低、执法效率不高的不发达国家,情况更甚。

纵使我们坚信人人平等、生命无价,一些残酷的真相却在告诉我们,在“购买需求”下,每个人的生命都可以和一个金钱数字挂钩,而且其价格会因为性别有高低之分。


意犹未尽



........................................


【蓝橡树家长圈】家长的圈子决定孩子的人生高度!和数万家长一起,学习最新最全教育理念和方法;与数百位牛爸牛妈畅聊教育;线上线下家长沙龙提前占座。


长按复制ID, 添加好友, 申请加入


  • 出国留学导师微信号:guanjia333

  • 学龄前群管家微信号:guanjia0027

  • 小学群管家微信号:guanjia0034

  • 初中群管家微信号:guanjia0031

  • 高中群管家微信号:guanjia0033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