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被弃养的中国女婴,如今站在奥运领奖台上为加拿大夺冠...
今日推荐:2021年07月29日 集中赢留学
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赢留学


在前天东京奥运会女子100米蝶泳中,加拿大选手麦克尼尔凭借0.05秒的微弱优势击败中国运动员张雨霏获得女子百米蝶泳冠军,为加拿大夺得了本次东京奥运会的首金。而她的身份也成为了一个焦点。



金牌获得者Margaret MacNeil(以下简称Maggie)是一名加拿大选手,但奇怪的是,她拥有一张亚洲面孔。



在了解了Maggie的故事后小编才知道,原来麦克尼尔生在中国,并且曾经是个弃婴。生来就被抛弃的她本来将注定拥有坎坷的一生,谁知她却把一手烂牌打到了奥运会金牌领奖台,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她的传奇故事...







1岁被弃养,被加拿大夫妇收养


2000年2月26日,中国江西省九江市,某个医院里传来了一声婴孩的啼哭,那一天,小Maggie呱呱坠地。可能因为发现是个女孩,Maggie的父母选择了狠心将自己的小孩遗弃。


好在小Maggie在一岁时,被一对善良的加拿大夫妇收养



除了Maggie之外,那对加拿大夫妇还领养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同样是一个生于中国的弃婴。养父母将两个小女孩视如己出,尽自己所能给孩子们最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


Maggie和家人


Maggie 2岁的时候,家里搬到了一间带游泳池的房子,妈妈自己带着两个女儿游泳。由此,为Maggie种下了一颗奥运游泳冠军的种子...这颗游泳的种子,在妈妈的教导和保护下,悄悄生根,发芽。


Maggie能成为奥运冠军,绝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努力,这背后也离不开爸爸妈妈及加拿大家人的无条件支持——


在加拿大,运动员在进入国家队之前,参加比赛都需要自己承担费用,Maggie父母从来都是无怨无悔地掏着腰包;



这么多年来,都是老爸陪着Maggie训练,雷打不动的5点起床。父女俩先是到Tim Hortons喝上一大杯咖啡,然后在伦敦市的加拿大水上运动中心外面等待开门;


而母亲则会把Maggie训练和比赛之外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给女儿最营养均衡的健康饮食;


只要有比赛,Maggie总能在观众席看到养父母的身影,女儿取得好成绩,两人更是像个小孩一样激动相拥,每一次胜出,爸爸都会热泪盈眶;


远在加拿大的舅舅,能把Maggie比赛的重播看上整整25次;温暖的家庭氛围,给予了Maggie勇往直前的勇气。



当然,Maggie并不是一个只懂得游泳的小姑娘,她在音乐方面也颇有天赋,5岁开始学小提琴,12岁开始学单簧管。除此之外,Maggie能够记住圆周率前100位的数字,排球打得也很不错,对法律和医学同样兴趣浓厚。


而Maggie父母做的,就是无条件支持女儿所有的兴趣爱好。


Maggie命运的起点是不幸的,但遇上这个家庭却是幸运的,因为她从小展现出的游泳天赋,没有被一些父母口中的“你应该去做XX”所抹杀。她从12岁起,就已经开始参加国家级比赛,实在令人艳羡。


但幸运之神,并不是一直眷顾着这个小女孩。严重的哮喘,成了她成功路上最大的障碍。


 “在2017年新加坡游泳世锦赛上,空气是如此潮湿,我无法呼吸。”


 “我回到家,……最后去了呼吸科,发现我患有运动引起的哮喘,如果接触氯气,情况会更糟。”


当时的病情有多糟糕呢?


2018年,加拿大安省的省级锦标赛上,Maggie选择了200米的项目,却因为中途哮喘发作,不得不提前中止比赛。


所以,专注于100米这种更短距离的项目,属于无奈之举。



天才游泳少女,本该坐等各大高校争相向她抛来橄榄枝,但她的哮喘,让不少本想招募她的人们望而却步。


就在这时,伯乐出现了——


美国密歇根大学女子游泳队的助理教练Rick Bishop看到了闪闪发光的Maggie,看到了Maggie良好的身体素质和爆发力。



在教练的悉心浇灌下,Maggie在赛场上的光芒更加耀眼,除了这次奥运会上的夺金之外,她最漂亮的一场“战役”,当属2019年在韩国光州举办的世界游泳锦标赛。


2019年,在韩国光州举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女子100米蝶泳决赛中,19岁的密歇根大学华裔大二学生玛姬•麦克尼尔(Maggie MacNeil)夺得100米蝶泳金牌。


在那场100米蝶泳的比赛中,Maggie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称霸世界多年的瑞典“蝶后”Sarah Sjöström,同时也是当时该项目的世界纪录保持者。



Maggie以55.83秒的惊人成绩打破瑞典选手Sarah Sjostrom保持多年的世界纪录并领先领先0.39秒,为加拿大赢得了该项目的第一枚金牌。



这是她在本次世锦赛上获得的第二枚奖牌,在21日举行的4x100米自由泳接力比赛中,她获得了一枚铜牌。


她还是历史上第三位在100米蝶泳比赛中打破56秒大关的女性,另外两位分别是斯特罗姆和美国选手达纳·沃尔默。


比赛刚开始的时候,斯约斯特罗姆比排名第五的Maggie领先了近一秒,但Maggie最终以29.06圈的最快圈速追上了卫冕奥运冠军斯约斯特罗姆,并率先触地。


直到触地后,Maggie仍然不知道自己赢了。


在接受采访时,她说“我没有最好的手感,但当时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为加拿大获得一枚奖牌,那种感觉真的难以形容。”


CBC体育游泳分析师拜伦·麦克唐纳对她赞赏有加,称她为“未来的天才”。




Maggie也是第二位获得世界冠军的加拿大女游泳运动员,两年前,她在世锦赛上获得了100米仰泳冠军。


在获得奖牌后,赛场上也出现了感人的一幕:


Maggie和前三名选手聚集在最高领奖台上,举起写着写着“Ikee Rikako Never Give Up”的手掌,为正在与癌症做抗争的19岁日本游泳选手Ikee Rikako加油打气。



Ikee在二月份宣布自己得了白血病,她曾是100米蝶泳的世界青年冠军,并在去年创造了世界上最快的记录。


在得知Ikee正在和疾病顽强斗争,并且目标是及时回国参加东京奥运会时,Maggie和前三的选手一起站上领奖台为她加油。


同样,100米蝶泳的胜利也让Maggie更认真地考虑东京奥运会。


虽然金牌并不能保证她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但这通常被视为选拔的第一步,她打破的记录可以与那些参加奥运会选拔赛的选手抗衡。


“这确实增强了我参加奥运会的信心”Maggie说。


现在的Maggie,是NCAA纪录的保持者,她在2021年的100米蝶泳比赛中,成为第一位在该项目中打破 49 秒的女性。


并以48.89 秒的成绩,打破了 49.26 秒的 NCAA 和美国公开赛纪录。







美国大学——奥运冠军的摇篮


事实证明,Maggie选择成为密歇根大学(UMich)的一员,是无比正确的选择。


UMich是一所体育圣殿。


根据WorldAtlas的数据,如果UMich是个国家的话,从1990到2018所获奥运会奖牌总数可以取代挪威,成为全世界第23名。


密歇根大学的体育场Michigan Stadium是西半球最大的球场


每一年的奥运会,金牌数是各个大国的到最后进行盘点的重点项目,美国也一直是奥运会的金牌大户,与许多国家培养奥运选手的方式不同,美国大学才是奥运冠军的摇篮,一所美国大学拿到的奥运金牌甚至比许多国家还要多。


据统计,在上届里约奥运会上,美国派出的550多名参赛运动员中,在读大学生的比例高达74%,分属全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的运动员多达417名。校队组合成了国家队,美国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美国大学很重视招收“体育特长生”,这与美国的体育文化和体制有关。专家认为,美国继承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体育竞技文化。


美国教育者指出,体育训练是培养青年坚毅品格、忍耐精神、团队协作和忠诚度的有效途径。因此,体育属于包括校园文化在内的美国社会文化的一部分。


美国大学和全国大学体协的精心培养造就了其顶尖运动员层出不穷的景象。一方面,美国的很多大学在录取上会对体育生开出许多优惠条件,尤其是热门项目的优秀体育生甚至会被多所学校争抢。


一般来说,美国大学和全国大学体协都会为“体育特长生”提供高额的奖学金,运动员可以在学校拥有条件最好的宿舍,享受免学杂费待遇,甚至饮食也会得到学校的关照。


而且在重视体育的氛围中,运动员也很受欢迎,比如,橄榄球、冰球、篮球等项目的运动员俨然是校园明星,备受异性追捧。






被遗弃的一代,在大洋彼岸大放异彩


近年来,幼年被中国家庭遗弃并被国外家庭收养,并最终成长为出色的青少年的例子并不少见。


他们中以女孩居多,有的是因为生下来带有先天残疾被遗弃,有的仅仅是因为有一块胎记就被遗弃,


而更多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她们是女孩。

今年29岁的李霞,1992年在浙江出生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遗弃。后来,李霞被美国明尼苏达一个家庭领养。


到了美国后,养父母给他起了一个和李霞一样美丽的名字:罗斯·埃维拉(Rose Alleva)


她的养父是一名体育老师,养母是一名房产经纪人,在这个家庭中,她还有两个哥哥。


明尼苏达是美国著名的冰球胜地,再加上哥哥也是冰球迷,所以养父在自家后院为兄妹二人建了个冰球场。

(李霞和养母)


久而久之,李霞的冰球技艺也越来越娴熟。

高中曾是冰球校队的李霞,后来在考入普林斯顿后,也被学校女子冰球队征召,成为了一名高校球星。


2017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李霞得知中国正在组建一支冰球俱乐部。当时的李霞毅然放弃继续在普林斯顿深造的机会,决定回中国“代表中国打球”。


不仅如此,她还要代表中国参加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




同样是1992年出生的潘甜甜,也同样在出生后就遭到了遗弃。

去年感恩节那一天,被美国家庭收养的弃婴女孩潘甜甜回到中国,给了曾经照顾过她的福利院阿姨一个拥抱,对她说了声:谢谢你。

当时的她,已经从哈佛大学毕业。尽管没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但她还是想找到他们,看看他们长什么样,对他们说声谢谢。




1992年,刚出生的潘甜甜在扬州茱萸湾公园内被捡到,由于无法找到其亲生父母,被作为弃婴送到扬州福利院收养。

两年后,潘甜甜被一位美国女士收养。2012年,她顺利考上了哈佛大学的政治系。


从哈佛毕业两年后,潘甜甜在养母的支持下回到中国,来到扬州寻亲。她曾说:“我一定要出色,让在中国的父母知道我过得很好,让他们放心。”




2017年10月,在多哈体操世界锦标赛上,17岁美国女子体操队小将Morgan Hurd因为出色的表现迅速引起了国际媒体的注意。


Morgan也曾是一名弃婴,出生在广西的她两岁时被来自美国特拉华州的一个家庭领养。


2014年,13岁的Morgan就在以08年北京奥运女子全能冠军娜斯蒂.柳金名字命名的“柳金杯”体操比赛中,达到了专业10级。


两年后,她顺利进入了“成年国际精英级”。2017年,年仅16岁的Morgan职业生涯首次踏上世锦赛舞台,就以55.232分夺得女子全能金牌。




多年来,有很多中国的弃婴被美国家庭收养。


每当出现类似寻亲的报道,大家更多的还是先谴责当初抛弃孩子的父母,然后感叹既然她们在国外已经过得很好了,又何必回来找当初抛弃自己的人。


更多的人则会感叹如果这些孩子没有被抛弃,她们将会过上怎样的生活...


但是人生没有如果,更没有那么多的可能。即便是有任何的如果和可能,那也是建立在她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顺利降生到这个世界的前提上。


更没有人能替这些女孩们断言,她们应该拥有怎样的人生。


本文内容综合整理自北美留学生日报、北美学霸君、EAmaster课外大师,仅用于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内容对您有用
请帮忙点击“分享”“点赞”“在看”哦~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