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文章
时代大潮下,这届年轻人呛水了
今日推荐:2019年08月01日 林栋 南开大学 留美学子


【留美学子】 第1566

 教育精华 篇篇出彩

净土与纯粹!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文  林栋

南开大学2019级文学院博士研究生


2009年,第一批90后参加了高考,那一年天津高考的作文题是“我说90后”。


90后们书写自己的斗志昂扬,要“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那些年,

还没有“网红”,

没有“花呗”和网贷,

“小鲜肉”还只是案板上的食材,

诺基亚N97里放着的是SHE和周杰伦;


那些年,

IT从业者已经自称码农,

北京的房价正要起飞,

90后的父母们

努力攒钱给孩子买房。


刚刚结束高考的小年轻,

却以为自己打了boss战,

却不知道相比于这十年的剧变,

高考最多算是个初级试炼。


因为未知,所以傻乐;

因为一无所有,所以无所不有。



趁你还年轻

         

八十年代流行过一首歌《趁你还年轻》。歌里这样唱:

这世界属于你 只因为你年轻

你可得要抓得紧 回头不容易

年轻真好,世界真大。

世界向年轻人抛来的媚眼真好看。


看着看着,90后就要30了。三十而立。“中年”预备役人员。大叔和老阿姨。


曾经是世界的中心,目光的焦点,现在90后开始亲自品尝人生百味了。


电影《海上钢琴师》里,天才钢琴师放弃了下船之后的美好生活,在一线城市纽约面前停下脚步。


他说:那是上帝的钢琴。


可爱的青年们走出大学,就要去为上帝的钢琴伴舞了。上帝的琴弹不了,我们能弹好自己生活、职场、亲密关系的钢琴吗?还是有未知的恐惧、苟且的无聊在等你。


我91年出生,快三十了,生活给我上的第一课是买房。打脸式买房。在原子弹级别的焦虑下买下了我人生第一套房子,把自己牢牢固定在地表。


因为在大学工作,头两年我还默认自己是个学生,下了班就上自习,压根没觉得自己应该买房。


故事的结局令人悲伤,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我所在的城市房价涨了一倍。原来五十万的房子,神奇地变成了一百万。


没错,我花了两倍的钱。


2016年至2017年,两年的时间里,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房价暴涨。北京、上海、深圳领涨全国,逐步向二线、三四线城市传导。“涨了吗”取代“吃了吗”,小区大爷这样问候大妈。整个国家陷入了房价的狂欢,几乎全民谈房价。


我见识了“卖方市场”的威力。被房价吓到的买房者,求着中介,厚着脸皮,来到房主家里。一看,还有好几个买房的。得了,大家竞价排名吧!房主如同命运的审判官,翘着二郎腿抽着烟,“再加五万,你不买有人买”!


在一本书、一次旅行、治疗胃病或者一个生日心愿面前,五万块不是小数字。可是,在一套房子面前,五万块只需要一句话。


房价的上涨似乎还书写了“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商业故事。有一家公司,连续两年半共亏损三千余万元,如果不能尽快扭亏为盈,前途堪忧。于是,这家公司2016年9月卖了两套购于2004年的北京房产,顺利扭转局面。这两套房产增值了16倍以上。


这么热闹的大戏里,我的表现糟糕极了。我像无头的苍蝇一般,下了班就去看房,与各路中介探讨经济政策和宏观趋势,当然是越探讨越悲观。看房的时候,要和其他的买房人一起接受房主的检阅。房主鼻孔朝天,与中介一唱一和,大谈房地产是支柱产业、本地段未来可期、实在不舍得卖掉所以看你诚意等语。当晚一阵犹豫,第二天致电中介,答曰此房已卖。


沮丧,失落。第二天打电话给父母,竟然用半个小时的时间给他们铺天盖地的吐槽 ......


我妈没说什么,一遍遍地让我别着急。第二天她竟然发来短信,发来一条房源信息。她不太会用电脑,天知道她是怎么查出来的。你说这算不算一次“拼妈”的见证吗?


此时政府卖地,地价居然高于房价。面粉贵过面包,那么面包再贵也就不算贵了。房主和中介越来越高冷。


终于,我在价格的高点,买到了一处还算满意的小房子。之后,房价开始慢慢回落。


买完房子后,我变得更接地气了。身边的人也不再谈房子和房价了,这件事好像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似乎从未发生。

             


想做的梦

从不怕别人看见


从那以后,我常常忘记自己是90后,领一时风气之先的90后。


“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世界等着我去改变。想做的梦从不怕别人看见,在这里我都能实现。”2006年,杨培安的新歌《我相信》在电视上播出。这首歌一度成为KTV必点神曲,大学里各种晚会的保留节目,或者在上自习的耳机里单曲循环。


这是青春激情的忠实写照。



青春就是一束光,照到哪里哪里亮。


就是这群孩子,因为梦想的激扬而梦想,带着对追梦的向往去追梦。


北京奥运会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梦想”都是选秀节目的标配。似乎梦想能够为一切增色,让一切合法。


劲风吹了一阵,就慢慢停息了。


时代大潮里,90后呛水了。


1990年出生的人,是90后的排头兵,他们最先进入而立之年。


“第一批90后,已经结婚了”

“第一批90后,已经离婚了”

“第一批90后已经财务自由了,你的同龄人抛弃了你”

……


舆论对他们的全方位关注,也坍缩成了几个常被提及的点:收入,未老先秃,相亲困境,996工作制,还有惨淡的社交。那些“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的90后哪里去了?那种“想做的梦从不怕别人看见,在这里我都能实现”的信心和希望哪里去了?


早在2011年,第一批90后刚满二十岁。筷子兄弟创作了关于梦想的电影和歌曲,主角当然不是90后。歌里唱道: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她来过?




我们也要送别青春的孤勇和莽撞,自己能否记得,自己年轻过?


呛水了 长大了


既然呛水了,90后开始长大了:


“为何懂得那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这是中年人的问题。


曾有一个学中文的同学遭遇了灵魂之问,一个八十岁的物理学老教授问他:“你们学中文,有啥用,到底有啥用?”同学回来发朋友圈征集答案。


没有人认真地回答他。大家在嘲笑他被一个老年人嘲笑了。无聊和无趣,是中年的标配。


宝玉总是嫌弃嫁了人的女孩子们,从珍珠变成了鱼眼睛,恐怕不只是在抨击“衰老”,而是看出了人的没意思。与晴雯等人相比,大观园的婆子们视财如命、钻营算计、无聊透顶。可是,这些婆子们也是从青春期的女孩子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谁还没当过宝宝呢?


我们,会变成那些婆子吗?


要说人文学科的用处,悲观地讲,就是尽可能减缓从珍珠变成鱼眼睛的速度,或者在变成鱼眼睛后也能敷上一层淡淡的光泽。


我很喜欢一首歌《over the rainbow》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There's a land that I heard of once in alullaby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kies are blue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really do come true


人文精神就是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祝福我们还年轻的自己。


趁你还不需要翻来覆去考虑又考虑

趁你还不知道 为什么叹气

趁你还没学会装模作样证明你自己

你想什么什么就是你


 The End 



【留美学子】已发1565期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篇篇精彩

近期发表

穿越访谈集 1: 我有狗屎运 光阴似火箭

留学教我不是如何做个好学生,而是

抑郁人越来越多, 还那么优秀: 其实我们不明白

走进美国监狱: 铁窗大学教中文



喜欢就点个好看吧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