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不需因新冠病毒变种感到恐慌的五个原因
今日推荐:2021年06月08日 卡桑德拉 DeepTech深科技


5 月 10 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新冠病毒变种名单上添加了新成员,该名单在全球范围内备受关注。


据称,新成员变异毒株 B.1.617 是导致印度疫情失控的主要原因。B.1.617 是该名单上的第四个新成员,名单中还包括在英国、南非和巴西首次发现的变体。


世卫组织新冠病毒的技术负责人玛丽亚・范克霍夫(Maria Van Kerkhove)在一次简报会上表示:“现有的一些信息表明该病毒的传播性已经增强。”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随着新的变异毒株接踵而至,人们愈发地感到不安。有关 “双重变种” 和 “危险变种” 的新闻报道引起了民众的恐慌,人们担心这些病毒将能躲过免疫反应,致使我们效果最好的疫苗失效,以及随后我们将因此重新陷入封城状态。


对此,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的病毒学家卡尔蒂克・钱德兰)(Kartik Chandran)表示,就目前而言,病毒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


随着时间的推移,疫苗的效力可能会减退,但并没有证据表明我们正危在旦夕。威斯康星大学兽医学院的病毒学家托马斯・弗里德里希(Thomas Friedrich)说道:“我认为目前不存在会使我们前功尽弃的紧迫险情。我们应该关注变异毒株,但不要惊慌失措。”


以下五个原因说明了我们为什么可以保持谨慎的乐观态度。


疫苗对棘手的变种病毒也起作用


早期报告表明,目前的新冠疫苗可能对一些变种的作用不大,包括在南非首次发现的变种 B.1.351。在实验室测试中,接种者的抗体不能像中和原始病毒那样有效地中和该病毒。


但是卡塔尔的实际数据表明,辉瑞公司的疫苗即使是针对 B.1.351 的效果也相当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疾病生态学家安德鲁・里德(Andrew Reid)表示,全面接种疫苗对防止变异毒株 B.1.351 感染有 75% 的效力。


这比原始病毒试验中报告的 95% 的效力要低,但仍然是 “一个奇迹”。其表示:“这些疫苗的效果是如此的好,我们有这么多的空间可以发挥。”


确实,一些变种病毒似乎更善于躲避我们的免疫系统,至少来说,这些病毒在实验室的实验中表现如此。


例如,今年 5 月 10 日发布的一项小型研究显示,备受全球关注的最新变异毒株 B.1.617 对已接种疫苗或已感染过的人所产生的抗体更具抵抗力。


但尽管如此,所有 25 个 Moderna 公司或辉瑞公司疫苗的接种者都产生了足够的抗体来中和该变异毒株。


免疫反应强劲


科学家们在测试疫苗功效时,通常会关注抗体及其阻止病毒感染细胞的能力。在实验室实验中,他们将已感染或已接种过疫苗的人的血液与培养皿中的细胞混合,看血液中的抗体是否能 “中和” 病毒。


进行这些实验并不难,但是牛津大学的流行病学家和人口学家珍妮弗・多德(Jennifer Dowd)表示,抗体是人体中 “免疫反应中一个非常有限的部分”。


此外,免疫 T 细胞也有助于抑制感染。这些细胞不能中和病毒,但可以找出已感染的细胞并摧毁它们,这有助于防止病情恶化。


而来自感染过新冠病毒的患者的数据表明,T 细胞反应应该能够针对大多数 SARS-CoV-2 变种病毒起足够作用。


当接种者真的确诊时,疫苗可以防止最坏的结果发生


能够阻断感染的疫苗,效果是非常好的。“但最重要的是让人们远离医院,远离社交场所,” 弗里德里希说道。而且有很好的证据表明,目前的疫苗正是起到这样的作用。


在南非,强生公司的一剂疫苗对新冠相关住院病例和死亡病例的保护效力为 85%。当时,95% 的病例是由 B.1.351 变体引起的。在以色列,B.1.1.7 已经成为主要菌株,而两剂辉瑞疫苗对新冠相关住院病例和有症状感染者的保护效力为 97%。


新冠病毒不断发生相同的变异


病毒一旦进入细胞就会开始复制,病毒复制的次数越多,出现随机错误或突变的可能性就越大。大多数的复制错误都是无关紧要的,然而,少数几个复制错误可能会给病毒带来优势。


例如,名为 D614G 的尖峰蛋白突变似乎有助于 SARS-CoV-2 的传播。另一个名为 E484K 的蛋白则可能有助于病毒逃避身体的抗体反应。


如果拥有这些有利突变优势的病毒,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它们就可以淘汰那些没有发生突变的病毒,这一过程我们叫做自然选择。这就是更具传播性的 B.1.1.7 变种成为美国主要毒株的原因。


在 SARS-CoV-2 的案例中,全球不同地区持续涌现加强版的新冠变异病毒,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为趋同进化。匹兹堡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沃恩・库珀(Vaughn Cooper)说道:“我们看到这些相同的组合不断地进化着。”他还在《科学美国人》最近的一篇报道中写道:“想象一下俄罗斯方块游戏是什么样的。数量有限的积木可以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组合进行组装,以达到相同的优胜结构。


库珀和其他一些研究人员将这种趋同进化的证据视为一个积极的迹象:病毒可能无法产生新的变异来适应当前环境了。


他表示:“新冠病毒现在实际上是一个小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控制疫情,这个问题就会一直很小。”


如果疫苗的效力开始减退,我们可以制造加强版疫苗


但最终,目前的疫苗效力是会减退的。对此,钱德兰表示 “这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但他预计这是个渐变的过程,“我们会有时间研发下一代疫苗的。” 据了解,Moderna 公司已经开始测试加强疫苗的效力,该加强疫苗旨在针对首次在南非发现的变异毒株 B.1.351。


最近,Moderna公司公布了初步结果。结果显示,针对首次在南非和巴西发现的变异毒株,目前新冠疫苗或 B.1.351 加强疫苗第三剂的效力得到增强。


但是比第三剂原始疫苗,新的加强疫苗会促使人们对 B.1.351 产生更强劲的免疫反应。


其实,我们还有几个理由可以松一口气。首先,针对变异毒株的加强疫苗是可以起作用的。库珀说:“我认为,如果我们能用 RNA 疫苗来制造加强疫苗,我们将取得终生性的成就。”


但我们为什么庆祝取得这些早期成果,还有另一个更晦涩的理由。一些研究人员担心,针对其中一个变种的加强针,可能会促进针对原始病毒的免疫反应,这种现象被称为抗原原罪,发生在身体免疫系统在遭遇到与初次感染有些微不同的病毒的时候,或者发生在反复接触流感的情况下,也可能出现在接种疫苗的反应中。


因此,Moderna 加强针比原配方的第三针效果更好这一事实,为乐观派提供了理论依据 —— 即抗原原罪不会成为抗击 SARS-CoV-2 的障碍。


但是,尽管我们不需要恐慌,现在也不是可以松懈的时候。因为目前的变种病毒似乎相对传染性没有那么强,但并不意味着每一个新的变种病毒都会如此。


钱德兰表示:“我们还会看到很多相同的变异,这种可能性很大。”但是 “罕见的突变会发生,确实会发生,” 他补充说道,“可能只需要几次罕见的突变,就会产生传染性强的变异病毒。”


尤其是,印度激增的病例令人担忧。对此,弗里德里希表示:“这样病毒就有了很多变异的机会,说不定会出现超级病毒。” 


在许多发达国家,疫苗的推广进展顺利,但在较贫穷的国家可能要到 2022 年甚至更晚才能普及疫苗。“而我们拥有这些神奇的疫苗,” 钱德兰说。“我们需要想出一个办法,让所有人都能接种。”


-End-


责编:多加


原文: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1/05/13/1024850/dont-panic-coronavirus-variants/


0条评论